没办法体会你们的痛苦。也没办法说生活还有希望。

不敢说“活下去说不定比死更痛苦”。自己总还是自以为是地看见名为希望的海市蜃楼。

读你们写的东西会哭。读宫野和工藤就好像在读你们。

最后还是只说了“要活下去”。

这些无法消泯的痛苦,希望今天在梦里可以体会到。否则太不安,太愧怍了。

越晖 以及 Oura。我想你们彼此一定可以一起活下去的。

评论(1)
热度(3)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