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贰月拾肆日

https://mp.weixin.qq.com/s/KqznTYTYgnCpAqzGfJfKTg

舍友昨天熬夜排了推送。

真的好喜欢这个题目。

感觉一个月开始倒计时的心情被看穿了。

好棒啊。

突然想到了寒假里可以做的事情。

我想拍一个视频。写一写文章。

举荐一下被埋没的好吃的(笑)

爱材之心爆棚了。


在lofer是很真诚地希望喜欢文章的人可以转发。

之前几篇没有拿过来,大概是因为自己不太满意吧。

但这次文案写得还是很尽兴的(虽然只有一小段哈哈)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希望每一个阅读量都是心甘情愿货真价实的啊。


今天忘带手机,正好安安心心背一背英语。

元旦想自己去...

拾贰月拾肆日

两个挺感慨的事情。

媒介实践的小组公众号这两天在疯狂转发,颇有几分做传销的劲头。爸妈亲戚老师朋友全都一个个私聊求扩求转发,只是求一个还能入眼的阅读量数据而已。

结果刚刚刷微信群,一位组员截了淘宝上刷赞刷阅读量的产品图,附上一句“组长怎么看?”

不想理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卑微。小组全靠我和两位室友撑起来,现在想着视频怎么搞的也只有我一个人了。我想是自己领导力的问题,但平心而论没有哪位组长做得像我这么糟糕,偏偏我也无力、无心去指责她们什么。

只要几十块钱,就可以不用拉下脸、发红包去求转发了。多轻松啊。但传播不是这样子的,我们没有做好宣传,为什么还要再错下去呢?宁可蹭热点也不想去买数据。热点还...

拾贰月拾日

新闻传播导论的课上看完了一整集《新闻调查》,是柴静主持的一期关于天价住院费的报道。老师之后又提供了另一篇财新媒体给出的深度调查,提出了一些问题有待讨论。


在今天的课之前,即使早就已经了解到新闻报道对事实的筛选完全可以导出截然不同的结果和判断,也清楚地知道任何节目或报道都有着非真实的可能性,但明目张胆地质疑央视报道的新闻素材还真是头一遭。或许是央视的公信力确实已然深入人心,又或许对于这种似乎离自己很遥远的东西总有着冷漠与旁观的态度,我很少质疑央视的“真实性”。

不过即使是这一次新闻调查,在已经呈现出的内容和事实上,央视也没有说谎。可以说他们几乎没有呈现事实,也不以论证观点为目...

拾贰月捌日

CTAW的课让自己觉得自己太差劲了。


这个分数再次敲了一记警钟。


身边的人都在更努力地提高,即使你努力了但没什么效用,就等于没有努力到位。


还有三个星期18年就结束了。不要让自己后悔。


还有的机会和论文我要好好抓住。

拾贰月贰日

脚跟又开始疼了。要命。


一下子颓得不行。要回去还有好远要走。


不知道怎么又复发。这周吃止痛药吧。

拾壹月叁拾日

没想到昨天推的稿子已经有一万二的阅读量了。编辑发来消息说,加油。

我自己点进去的次数都不下十次了吧。我想看别人在评论些什么。看到有人援引自己的句子自勉,觉得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我看到最后一条评论是母亲写的。她的口气就好像一个眼光苛刻的评论家,但我知道她感到无比骄傲,推送一出她就给我发了红包。

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一篇文章因为反复打磨、反复被否定、尽管最后仍然有残缺,却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就像孩子之于父母。

第一次希望读者把所有给我的褒奖和认可都给予这篇文章,因为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在它背后熬夜苦干,还有一直配合到最后的受访者、反复约采的记者和一个字一个字抠细节的总编和编辑。...

拾壹月贰拾捌日

编辑说今天应该会推送我的稿子。写了快一个月,终于能够发出来还是挺激动的。下周又要接新稿子了。和经济学院的另一位新人比起来,总觉得不甘心。心态不够好。第一次发文就过万阅读量,我总觉得要归功于她拿到的好题(笑)

今天是成功控制饮食的第三天。真的还是蛮纠结蛮痛苦的,这种挣扎往大了说和《复活》里的罪恶感没什么区别吧。中午特别特别想吃面包,在教室门口干站了五分钟转身直接去食堂了。

中俄文化交流的题已经推翻了四个,昨天本想把第五个也推翻,结果发现没有什么既感兴趣又创新还很有价值的题了,追求完全创新真的挺不现实的,所以就想在托尔斯泰这边做下去了。本来是想通过论文督促自己把《复活》啃完,结果昨天就打退堂鼓...

拾壹月贰拾贰日

社会学的想象力读得差不多了。剩下两章先搁着。得空把西方社会理论的教材翻一翻补一补基础知识再看完。

假期堆了很多东西,费孝通和亨廷顿都没有读完。

那天郁闷的时候去图书馆借了鲁迅,在书柜旁边看睡着了。读到“愿他生存,愿他比自己更好,愿他超越自己,愿他改变”,竟然落泪了。父母最好的爱便是如此了吧,自己何其幸福?

今天听了戴锦华老师的讲座。明后天还有两场讲座想听。

拾壹月拾玖日

今天合唱排练,班主任给每个人发了糖葫芦。回到寝室给室友庆祝生日,又吃了一整块冰淇淋蛋糕。

我到处找根鸟的票。翻遍了柜子都没有。我想一定是弄丢了,想着再来一张最低票价的,进场之后坐原来的位置就好。

晚上开新的双氧水,弯腰去桌板下面找,一眼看到夹在木板缝里的票子。

这是在开玩笑吗?我想哭了。

今天丢下稿子和推送跑去看展览。下了公交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大风吹得头发全部蒙住眼睛,一连试了好几辆ofo都是坏的,终于骑上车好不容易才找到犄角旮旯里的展厅。

出来之后想骑车顺便去798。沿着首都机场的大路骑,跟着错误的导航走偏了。手机快没电了。身上没有带现金。路边种着墓地里到处都是的...

拾壹月拾伍日

脚疼了几天慢慢有些好转。今天下午没课,跑到家乐福来买周六活动的物资。

高数的期中考试结束了,但一刻都不能放松,后天就要考四级口语了,这两天专心练真题,还有推送和小组活动,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去平安里转转。

复习期中考试的时候有一些特别的感受。很久没有考试了,慢慢地忘记了考场上的状态。做到一道题,没有思路,看了答案才发现这是高中做过的题型。想到君君老师,想到她家里的小狗,想到周日的下午。老师说的很多东西一点点被证明是对的了,包括当时没上心去习惯的证明思路,到了大学成了必须掌握的东西。

最近常常怀念高中,倒不是想要回去,只是觉得想想当时的生活很幸福,想想现在的老师们也觉得幸福。

现在每天喝咖...

拾壹月拾日

今天真的是站在农园咖啡厅前面就要哭了。和主编讨论了两个小时,之前的稿子结构全部推翻重来。这周末我要自己重新采访两个人,重新写一篇稿子。

主编身材娇小,但批起文章来确实是非常犀利。第一次知道逻辑在文章中这么重要,也学到了前辈写稿的思维过程。不过想想主编,大半年前才发了自己的第一篇稿子,现在已经要统筹所有栏目了。这是什么磨练出来的?看看一点多给她发消息还是立刻回复,大概可以想见了。

结果,第一个对象就拒采了。没办法的,确实太麻烦别人。但还是要争取,厚着脸皮去从别人的日程里抢过来一点点时间。十五分钟,如果她答应,我要怎么问,才能得到我想要的呢?

好难啊。当记者真的好难啊,主笔一篇文章更难。...

十二点十分找到了新太阳还开着的大门。审稿会还没结束,但我的稿子被审完了。


明天要继续补采改稿了。第一部分立不住,推倒重来。


糟糕的语言风格,太过跳跃的逻辑,其实到处都是不合格。


脚还在痛。不知道怎么扭到的。明早还有体育课。


好不容易饶了大半圈找到自行车,黑夜里背后总有声音,其实是自己吓自己。


骑着车觉得挺失落,改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不合格。第一步是合格,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优秀呢。

为了专业课的小组作业拉到这儿来宣传。

选题是自己提的,分工和ddl是自己定的,公众号借了组员的身份证开了,推送排版排了大半天,还是错位了……

希望可以好好做吧。第一次设计logo和第一次拍视频应该都给它了。

告别父亲。忍不住点开lofter记两句。

忙起来的时候没空伤感,和父亲聊了许多许多,我没有和他吵架也没有斗嘴。

我不能正视的那个缺陷满满的自我,并不是父亲的错啊。

看了很多采访之后,开始想家了。

这周末第一次为北青写稿子。肝了七个小时,才敢把初稿发给主编。

还有电视台的选题,体育课ddl,读书报告,小组推文。早上八点坐倒,一刻没有浪费,才挤出一个小时学数学。

我刻意逼自己把时间的效用榨干。否则总有懒惰因子接机渗入闲暇。

和父亲母亲的倾诉才是最放松的。

昨天写稿子到一半,趴在桌上开始哭。今早发现稿子都是顺着自己的泪点在写,整个布局推倒重来。

想家了啊。看到MARY学姐的独立和自...

大学上课一个多月了。记录频率大幅下降。

准备把琐碎的日记一点点存了删掉。

日记还是要写给自己看的。

大概是时候告别lofter了。

书评影评还蛮想分享在这里的。

但碎碎念还是别了。

六年在这边很愉快。慢慢认识了一些人。

有的谈不上认识,但权当朋友了。

每一个阶段都有活跃的媒体。

不知道接下来会在哪里建造我的阵地。

希望所有人开心,幸福吧。

希望lofter衰败的那一天晚一点到来。

拾月捌日

从飞机上俯瞰魔都满心都是感动。

大学容易疲惫容易颓废但至少有自由。

我和母亲告别的时候,说完再见就不能回头了。

好好做,做下去。

拾月陆日

国庆假期就要结束了。明天上午的高铁回学校。这两天挺头大的。坐在泰国清迈的双条车上,思考着自己会不会碰上地震台风什么的就此死掉,也思考着回到学校之后要做的一件件事情。北青的任务下来了,当写作渗透到工作中去的时候,lofter变得没那么舒坦自然了。

明天回去要检查两项作业,明天的高铁上把立项的思路写一写。到处找主题和细节去切入,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找到想写想读的文章。按摩师,理发师,飞行员,快递员,各种各样的人群这时都变成了被剖析的数据和文献。

还没规律地开始上课学习,已经感觉压力大得难以承受了。生活还是很愉快,但自己很不令人愉快。去一趟清迈非常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对甜食的依赖和沉醉,...

玖月叁拾日

被说成了心硬的强大女人。

真可笑。但也真是合理。我愿意做恶人。我愿意别人说我天性凉薄。我是否在玩弄感情,我自己知道没有。我是否觉得他们的多情很可笑?我知道没有,我的滥情更可笑。

我不会哭。即使我是猝不及防被分手的那个。我绝对不会在他的面前哭。我要比他更坦然,更轻松,更满不在乎。

为什么我们要被谴责?我被谴责无所谓,因为我确实变化太快,冷心冷清。但其他姑娘们呢?“女人”一词,实在是太沉重的标签了。弹幕中总是出现“呵 女人”或者“呵 男人”之类的。我不懂这除了迁怒还有什么缘由,要以偏概全,蒙蔽双眼。

在校园里看到一个矮小的成年人,巨大的脸庞和短小的四肢形成奇异的违和感。我不知道她要有怎样的...

玖月贰拾伍日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和言君继续聊天。似乎因为没有其他人可以联系,也是因为过于习惯,连费劲克制回复的意愿都没有了。

我想自己大概是从生活中把言君拿走放到心里了吧。我想自己大概会经常想起我们经历的为数不多的事情。现在不再困扰也没有烦躁,只是很平静愉悦地回味。就好像想到姥姥和孤独的老家,我已经不再哭了。我不再需要言君立刻回复消息,就好像我不再祈求姥姥来上海住着。只靠想象和想念,我就可以走下去,走下去,很好。

言君和L不一样,最后他妥协了。因为无论他妥协与否,我都不会改变。悉达多告别渴慕乐,但却忘不掉她。我们被教会了太多东西,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被夺走。

看到国关辩论队的新闻,在照片里面找熟悉的面...

九月二十四日 · 八月十五

今天,我和言君的故事结束了。我们的交集没有归零,但“故事”已经不必再说了。

我看到他的消息,问我为什么要这么狠,连“言君”这一名字都要夺去。并不是夺去,是要小心珍藏了。这本就不是属于这一俗世的名字,它只存在于信件、日记和呼唤中。我不想留下希望,因为我知道微薄的希望一个一个破灭的痛苦。

大学里的世界已经不再干净如洗了,我能在这里保持多久纯粹的人格,能在这里找到多少自由呢?大概不会如我想象一般容易。“言君”或“孙君”在这里是没办法生存下去的,他说这是崇高的、唯一的、或许是最长久的东西——我仍希望这一纯粹的崇高停留在未沾染俗气的这一刻,遗憾着成为最美的、永恒的。


室友们是不理解我提出分手的...

玖月贰拾肆日

昨天和表姐吃了饭,逛了逛西单的大悦城和书城。突然觉得可以和她聊起来了。她年长我十岁整。我们肩并肩地走,不需要像前辈后辈那样刻意保持礼貌的微笑。我也不用掩饰自己“奇怪”的笑声,因为我发现她的笑声和我一样“不合时宜”。

吃了很棒的菜。宫保鸡,咖喱鸡,孜然花菜,糖火烧,乾隆白菜。她坚持买了面包让我带回去和室友分享,我一天半就分掉一些自己吃完了。一边吃的时候一边觉得踏实,在这座城市她走过你正享受的这条路,在你无所适从的时候还有一个电话号码可以拨打。

我已经开始厌倦了,对这个尚未熟悉的校园和尚未熟悉的人们。回到书本、回到课堂,所有孤身一人坐在教室里的影子,幽灵一般出现在梦里梦外。回到笔下的字和口中的...

玖月贰拾贰日

中午和同系的大四学姐吃了饭,认识了很棒的朋友。我很喜欢她,只因为她支持我去选自己喜欢的课,也向我证实了这并没有什么错。

她推荐了北大青年报社,之前没怎么关注的一个团体,结果打开公众号,不知不觉刷了半个多小时。文章写得很好,至少在我看来,比想象中好看太多。栏目很丰富,非虚构和文学性的叙述都有足够的分量。尤其是标题,有些足以使人拍案叫绝。

我很想去做这样的事情,写这样的文章,讲一个故事,认识这个世界,既是创造,也是阅历。我很向往。


今天开始学PS了。要尽早把技能学会,才能练习、创作、学好。


玖月贰拾壹日

这些天没怎么闲下来,趁着打完疫苗留观的当儿写点什么。

选课不大如意,昨晚装了插件辅助,希望可以选上喜欢的通选课吧。

到处听了一些没选上的英语课。西方文化选读很不错,加了教学网想要旁听。德语名家中国著述选读也特别想去,大纲很丰富。但大家都说慎重慎重,考虑绩点和给分。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比他们付出的多,就可以两全——在自己喜欢的课上拿到合意的分数。现在我还是如此相信的。现在我还没有足够的决心为了未来的学习放弃现在的自由,我不会在讨厌的课堂里苟且。

读书,然后写自己愿意写的文章。我想固执下去,什么都不管,从一个教室跑到另一个教室。有时候分不清这到底是纯粹忙碌带来的充实,还是真心热爱生出的愉悦...

https://www.wjx.cn/jq/28267050.aspx

希望陌生的你们可以帮忙完成这份问卷,只有四道题,非常感谢!

玖月拾陆日

明天就正式上课了。挺好的。喜欢这样自在的生活。

每天早上都要走过南门,看看门外会觉得走出去就是自由,想想又觉得走出去也没有自由。门里门外我想要的似乎都不全是自由。

在图书馆有点失望,也有点愉快。坐满了人。书柜缝隙间和椅子上,到处是蜷缩着的人。借了茨威格和黑塞。

这两天疯狂网购,买了五六百,添了台灯收纳文具,补了咖啡麦片,下单买了GRE的OG和单词书。很奇怪,好像只有花出去的钱才是属于自己的。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消费。

时间挺紧凑的。记不住的单词碎片卡在上午和下午的间隙里。自己去食堂吃饭,很舒服很自在,刻意躲开了室友拒绝了言君自己去吃。想要一个一个食堂一个一个菜尝试过去,刻意...

累极的一天。晚上不出去排舞了。明早早起。

站岗的时候和新朋友聊了挺多。

下了雨。淋雨训练。

想到姥姥和母亲的时候,心情是平静安宁的。因为有爱。

脚疼。嗓子疼。感觉扁桃体大了。最后三天。数着日子过去。后悔贪吃买了辣味零食。自作孽不可活。

要睡了。事情太多。只能一件一件做。

下午被这个教官训得快要疯了。重复无意义的练习把学生搞得精疲力尽完全没有心思就是我们班的原则。看到他笑我杀人的冲动都有了。我诅咒这个人赶紧消失。还撇着嘴问我们“难受吗”。他就是喜欢看我们摇摇晃晃站不稳还不敢公然把腿放下来的样子。

消失了一天的连长出现的时候,难得温和地表扬了我们。听说他请假去陪女朋友了。很神奇。每一个陌生人都是熟悉的,有着熟悉的生活,不过披着陌生的外壳罢了。有些心酸。教官们很年轻。二十一岁的小白,二十二岁的连长,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成了如今的样子。小白那么好,好到所有学生都羡慕一班的同学。温和地给你讲道理,批评很公允,表扬不吝啬,坦诚地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他们都是严苛的,又都像孩子...

走出一扇门之后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山峦起伏。裸露的岩石和葱郁的树木。杂草和散发熟悉香气的野花庇护了各种虫子们。我喜欢荒野。我喜欢山。尽管我的家乡没有山,我却在山的姿态中看到家乡。

我勾画着山头行进的模样,好像孩童抚摸着母亲的小腹入眠。我们终有一天要变成黄土,即使今日我可以闻到青草的气味。终有一天我会在这里送别你们,姥姥,母亲和父亲。终有一天我会跪伏在土地上送你们离开,如同躺进母亲的怀抱,那时我不再惊惶不再嚎啕,因为明白当我成为一颗尘埃,便永远无法逃离我的土地,那是我们曾生活过的世界啊。

我认识了皮娅。听她用维吾尔族姑娘的声音说“我喜欢这里的天”,我喜欢上了她说这话时的样子。那是怀想与思念。

其实心情和状态不太好。一天累下来没时间歇息。躺在床上褥子很薄,床板硬邦邦弄得盆骨尾椎都是疼的。不过慢慢习惯斜45度侧躺压麻了腿才惊醒,也习惯了五点半之前被别人的闹铃叫醒。

腿伸不开,因为不敢盖这边的被子怕过敏。大腿在燃烧,小腿前面有三块淤青,爬上铺不免这般。今天跪了几次,下蹲不太能做。过几天应该会好了。

在其他人唱歌的时候,我用手捂着脸憋住眼泪。学不会舞蹈。跳不好。我不睡午觉。
站军姿也在想动作。但还是不行。不行。不行。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喜欢什么。自己在做什么。

然后被叫去参加合唱伴舞了。我喜欢这种舞蹈。但我还是不行。为什么我跳的还不如一个只上了半节古典舞课的姑娘。我不甘心。我不甘...

浪费电也要写几句

今天忙的连本子都来不及拿出来。我无时不刻在想着姥姥门前的天空和母亲头顶的云。却不能给她们写几句话。

唱歌的时候我差点哭了。军训中这样的歌曲让我接近姥姥生活的时代。为了胜利我会勇敢前进。放心吧。

我要跳好这支舞。学习。并且快乐。白杨树如同火树银花的烟火一样闪着光的时候。我在想你们。感到为此一切痛苦都是值得的。而我必须沉默着坚持。

1 / 29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