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火车上都是哭得一塌糊涂。之前一直是带着长颈鹿。这次回去忘了把长颈鹿找出来了。今天有刚来的兔子。好软啊。要是没有她的话我要怎么办啊。枕头湿了一半。明明开车回家就不会哭的。真是奇怪啊。

捌月拾叁日

我走了。我要回到上海去了。我喜欢坐火车。因为可以自己占一片空间,就和自己家里一个样。

今天去舅妈家。和雪儿,表弟去玩儿,最后变成看电影了。急急忙忙吃饭,急急忙忙赶到车站,没有和姥姥说上什么话。

从舅妈家到姥姥家的路上困得睁不开眼,就像高三的晚课时候,克制不住睡意。玩得开心吗?今天并不算多开心。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说了什么笑了几次,都是下雨天里簌簌落落滴下雨点的心情,我知道今晚我就要走,我知道我们走了他们也就走了,姥姥的屋子又是只有一个人和一个电视了。

我突然想到,其实不止一个电视的。小时候,我们也在大床上看那个小小的方形屏幕前看过春晚和动画片。那已经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啊。已经不想听母亲再这样说了。总是说别人拼得很。总是说我们能上pku真是幸运。每天十二点就睡觉了。但我没有办法说,没有办法推倒第一片多米诺骨牌。明天雪儿就回来了。我没有办法说什么。把这些都当做撒谎的代价。

下午把罗生门看完。昨天下了俄国三位的小说。

捌月拾壹日

啊。怎么办呢。这几天特别想退出QQ账号。因为看到消息不回复是很失礼的,那么故意不看到所以不回复是不是就可以脱罪呢。

读了半本芥川龙之介。讨厌teaching involved in love。不想看英语。不读出声就看不下去。

翻了一半的情人,还是没有兴致。睡前读《恶之花》,倒是不错的催眠剂。郁达夫的文章读起来了。小说之间要读一些文章才舒服,消化舒爽。

男朋友这个词,真的是吓了一跳。与其说是没有想过,不如说是不敢想。这几天大人们聊姐姐的恋爱越发频繁了,似乎谈朋友和结婚离得越来越近,甚至并拢了。

言君算什么呢。我算什么呢。不能否认男朋友这个身份,否则他会很伤心,我也会很难过的...

码了接近一千。细雪这样的故事一定要边读边写。动物庄园突然就不想写了。

幸子和贞之助这样的婚姻实在是太幸福了,禁不起期待。

捌月玖日

现在这个状态就很好。脚扭了就窝在床上读书,听歌,听ted,听CNN,想工作再工作。画图,整理文件,就都不是负担了。真正工作起来的时候也快乐很多。

读《细雪》。很……客观的故事。《我是猫》读了一半没有读下去。《细雪》倒是让自己熬了半个小时去看。

还在想双学位修什么好。其实还是经济和国关都很动心。虽然嘴上说不想再学数学了,但真要说完全不学也是觉得很遗憾。今天一定要给Sandra写封邮件了。突然很想她。洗澡的时候也在对着空气讲最近的事情,练练口语。我希望大学里能遇到Sandra这样的老师啊。我对前辈的所有想象,都止于此了。

捌月柒日 ·

和母亲、姥姥去看电影,溜一圈。看的《小偷家族》。电影开场声音很轻,想去找人调一下,走到楼梯口差点栽下去,母亲一直在身后问“去哪儿”、“去哪儿”。不想理她,之前就一直牢骚工作人员不能提前放人进去,虽说是因为姥姥不好多走路的缘故,但还是不喜欢扬起声音直接表达自己不满的行为。直到此刻我才意识到这一点我和父亲如出一辙,无可无不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恼人性格,是自己背着的包袱。

我扶着墙下楼,看见两条灯带,小心走过去却又是一个踉跄,第一条灯带没亮。走了两步,一脚踩在最下面台阶的棱角上。好奇怪,我总是记不清自己摔倒的轨迹,只记得跌倒后糟糕的狼狈姿势和磕到的身体部位。坐了一秒不到,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真糟...

听我发一堆牢骚。
还这么暖。
李子这一句算是说对了。
和闺蜜都没办法说的话就是要说给npy听的。
虽然不说也可以。
但说了也没少块肉。
如果对方没有被烦扰到的话。
干嘛不说。

捌月陆日 ·

首先官方回复一下昨天还是前天记的东西。“嫌弃自己不期待未来可能存在的完美爱情或完美对象”。回来之前和李子聊啊聊,她反反复复提醒我,或许用警告更为恰当,说一定要有很高的要求,要用完美去要求恋爱的关系和对象,他就是要对你顶好顶好,好得不能再好才行。我知道这句话在李子和母亲的嘴里就是一个意思:“要用白马王子的标准去找对象才能勉强凑合着谈恋爱。”我也知道只是因为他们对我太好,才觉得只有完美配得上自己重视的人。

但可惜了自己完全没有期望的冲动和对完美的渴求。找来的对象不可能完美,即使完美也无法让人快乐,无论是谁对谁好都有周期或者极限,无论是朋友关系还是恋爱关系都是凑合凑合而已。我既以这样的观念为傲,又...

捌月伍日

想在有窗户的卫生间洗澡。想在有窗户的厨房做饭吃饭。不要客厅不要餐厅。直接睡在最接近窗户的地板上。

今天上午发晕。一整天运动挺多。吃的更多。地图还在烦恼。下午了结了面试。其实紧张的要死。

嫌弃自己到现在还紧张得心态不平。嫌弃自己不期待未来可能存在的完美爱情或完美对象。嫌弃自己不会化妆。嫌弃自己拖泥带水还自诩果决。嫌弃自己的所有。面试只能告诉我自己有多差劲多残破,多脆弱多无用。

面试的意义止于此。若成功了则是好运的功劳。若失败后说这样更好不枉锻炼一场——不过是精神胜利法。

没有一瞬间的心态令人满意。

明天希望读完洛丽塔。不过大概是很难的。读书笔记要跟上。新闻要坚持。克制。节制...

捌月肆日 · 老家第三日

今天收到了不错的消息。进入了面试环节。一边忧心忡忡猜测明天的面试内容,一边沾沾自喜地觉得做得还不错,思虑至此立刻战战兢兢打消侥幸的骄傲,运气而已、运气而已。


今天在舅妈家呆了大半日。聊天,看书,无话可说,然后包饺子、吃饭。昨天喝了几口啤酒,今天喝了几口红酒。酒精像火焰一样燃烧,搞不懂除了恐惧还有什么合适的情绪可以面对。

他们考虑着小辈的未来和人生。什么“不结婚不生子的女人是不完整的”,什么“没有家庭可不行”,什么“是哪里人?考上哪个学校了?”,根本没有自由。可笑的是我在很多情况下“完全愿意服从调剂”,尤其如果那是姥姥的意愿的话,只要不是落后或过分的要求。

婚姻作为交易和契约都比真心更...

捌月叁日 · 老家第二日

昨天忙着弄某夏令营的申请,吃饭也不尽兴,满眼都是二维码形状的字符,这种“工作状态”也好也不好,好在全身心投入,坏在心力憔悴。

今天下午总算在路上搞完了。想不出的时候就听歌睡过去拉倒,起来了再动脑筋,不失为好的休息方式。


我是昨天清晨回到老家的。堆积了半夜的思念从踏出上海房子大门的那一刻起就烟消云散了。第二次坐飞机回来,虹桥机场变化不小,而老家的机场数年来没有一点不同,我甚至记得小学一年级在哪里上了洗手间。变化不易察觉,而熟悉的感觉深刻记忆。

我悄悄开门进屋,走进餐厅,姥姥几乎是跳起来冲上来抱住我的,她用家乡话说“想你想得很”。我找不出其他词语去形容思念的分量。很得很得很。老家人这么说...

柒月叁拾壹日

又选择了这一首歌。和D,李子,萱聚了。晚饭后拍照,和李子、母亲聊到第二天。

听李子弹琴,太动人的古典曲子。

有些话不曾对任何人说过,因为不敢,只能在lofter上写。还有些lofter上也不敢写,就拿出本子刻下恶毒的欲念。

虽然事情大小不可等同,但矛盾、纠结、颓废、绝望、疲惫是很类似的。lofter上看到很多“难以活下去”的人,都会觉得自己的幸福是罪恶,自己身在其中无比享受而无法体会他人之痛苦是罪恶。另一边又自私地不想承担一点点责任,放任自己没有牺牲精神
。我很难过,听着听着就想流泪,却不知为谁在哭。

我想对李子说,你是对的,你没有错。大人们总是问为什么我们不愿意有一点点...

柒月叁拾壹日

在ted上听到演讲里的一句话,戳中了自己的心思。

——我总是想问这个问题,为什么是我。Why me?

——后来我知道了答案,因为是我在黑夜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只因总有一些声音在脑中徘徊不去,因为是我左思右想无法抛开或这或那的想法的疑惑,所以就是我。

现在已经到了,想要免费辅导历史都会被嘲笑“你真善良”的时候了。现在已经到了,对金钱无感就被看做虚伪或幼稚的时候了。

有段子说,小时候只要从三级台阶上跳下去就可以获得快乐,长大后要八层楼才行。

是不是当幸福成为了义务,痛苦成了默会的真相,大大咧咧敞开怀抱的幸福就成了不道德的?

我想说,还是学校好。听佘大师说:我们不累,今天只要你们开心就好...

柒月叁拾日

和老师对接礼物的事情,地图果然被委婉地否决了。虽然早有预料,好不惊讶,但还是一阵心痛,要落泪。又念及之后的日子不知有多少此种情境,难过毫无价值。

看了很多水粉的教程,把昨天起稿临摹的cc勾完了。我喜欢水粉。原始而野蛮的笔触,有氤氤氲氲的美。看大师自由恣意地运笔,在堆叠色彩的时候心无旁骛,周身一片寂静,绝对自由。

我想推脱责任,但又无比不甘。其实只要稍稍逼自己一句话就可以不畏结果地做下去。学会交流,学会求助,不仅向亲近的人,也向师长和前辈。

昨天读完了《吾国与吾民》。今天开《失控》,上世纪的书,有未卜先知的智慧在。kindle上下了满满的电子书,画了五十多,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例假真的会疼啊哈哈。

以前那个啥时候都可以跑步的人哪里去了?

真的是颓。

又违约。

画画会开心。不管作品如何。

没办法体会你们的痛苦。也没办法说生活还有希望。

不敢说“活下去说不定比死更痛苦”。自己总还是自以为是地看见名为希望的海市蜃楼。

读你们写的东西会哭。读宫野和工藤就好像在读你们。

最后还是只说了“要活下去”。

这些无法消泯的痛苦,希望今天在梦里可以体会到。否则太不安,太愧怍了。

越晖 以及 Oura。我想你们彼此一定可以一起活下去的。

柒月贰拾捌日 · 关于metoo以及其他

起于昨夜的一个梦,近来各方吵得太过激烈,不少文章不仅有理有据,而且非常具有煽动性,总觉得零碎的想法若不记录下来,就不免被风吹散了去,被无心的路人捡了去。


昨天梦见的是自己认为的“性骚扰”,没有普遍性,只是一个未经世事、胆怯懦弱的少女自以为的骚扰;不至于侵犯,但确实算得上骚扰。梦里在图书馆,先是被陌生的男子攥住了手腕甩不开,后又被另一男子堵在书柜和墙壁之间。

无足轻重的体验,即使是真的,也无伤大雅。对于大多数男孩和女孩,或许都会这么想。我也对自己将此归为“性骚扰”而失望不已。但是,梦里也会有情绪,比如恐慌,比如抵触,比如屈辱。

无论是阅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还是网络上的经...

柒月贰拾柒日

昨晚读的《心经》。狂涌的眼泪。

自己似乎和年纪轻的“后辈”可以更好地聊天,和前辈们总是不免拘谨。

我要慢慢编制自己的故事,讲给母亲听。故事里言君慢慢地出现,以最合理的姿态。

和某学弟讨论了几句最近的事情。

林语堂的书还真是很适合当下读。

今天看了五节视频,港科大的课非常认真。教授发音完美。

自私而美丽的女人。拼命留住最后留不住的东西。


“他爱她,然而他仅如此待她。”


以一己之力与整座堡垒抗衡,实际上是一种浪漫。

我竟然仍爱着浪漫。

柒月贰拾伍日

有几天没有记录了。今天开始取消午睡,调整一下生物钟。希望能够在一堆杂事堆里静下心来看书,补读书笔记。

下午读书比较能进去。《吾国与吾民》和《The importance of living》一起下去,倒是有互补的奇效。

昨天晚上到处找小说读,最后一个小时看完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一边读一边觉得房思琪里面的天马行空还真是有着张爱玲的影子。引人熬夜阅读的才是好小说,眼泪要慢慢地磕磕绊绊地流下来,就像穿过坑坑洼洼的旷野,还是走不近笔者的读者。

犀利中有一些柔弱,或者是柔弱包裹着犀利。大概到如今所有人都还在期待那一眼对望里的谅解:我们不过是自私的男女而已。


这两天也鬼使神差...

柒月贰拾壹日

祸不单行。

不知吃了什么浑身开始起疹子。眼睛也肿成奇怪的不对称形状。这张脸还真是没法见人了。手碰哪里哪里就都是疹子,比起以前的疙瘩更甚。

实在太考验忍耐力了。在想,如果余生都要带着这样的脸和皮肤,也是会崩溃一阵子的吧。不知道明天眼睛睁不睁得开。

不想这个样子。不过也没那么难以接受。脑子比身体要可靠,却也更不可依赖。

希望明天一切好。希望所有人都好。发烧的不必忍受瘙痒。疼痛的不必担忧窒息。即使浑身都是伤痛,也还是要盲目乐观,至少在缓和之前。

读了五分之一的尼伯龙根之歌。

要活下去。

柒月拾玖日

大概是迪士尼那天回来吃了两块冰西瓜,今天开始间歇性胃痛了。

某一次梦到自己在舞台中央跳舞,最后结局不是很体面。找了bang bang 的编舞慢速播放学动作。现在可以做到在镜子前摆胯绕胸了。与其说是性感的舞蹈,不如说是活力吧。一个人跳一个人的样子,有无数种感觉。

被推荐了allan taylor的歌。passengers之后的第二个歌手专辑循环。听stranger的时候在淌汗,后来不知道鼻子上是不是汗了。

howling at the moon

夏天发烧是真糟糕。

一天快过去了啥都没有做成。

睡了一下午。梦见T和言君到我的家里来了。

看一看加勒比海盗。

浑身不爽。

柒月拾柒日

去了迪士尼。和言君一起玩了一整天。

这里有如梦境。那句话说:“用你自己的精彩去感动整个世界吧。”

是的,迪士尼做到了,感动了全世界,用诸如“真爱永恒”之类浅白而为人耻笑的信仰感动了每一个或鲜活或颓废的灵魂。

我自己就是这样奇怪。被花露水和消毒水的气味迷得神魂颠倒,把手放在水里就幸福得无以复加,一点点速度和高度就是值得纪念的刺激体验,开心起来笑到变形举止好不文雅矜持。

这一天真不错。有言君,X,小Y。玩了从来不会去玩的打水仗。第一次坐了过山车。一点点在言君面前有些肆无忌惮(?),可乐滴在手背上直接吸溜进嘴里,竟然过程还被看了个完整?脸真是丢尽了。

但仍然没有什么丢脸的自觉...

柒月拾陆日

听听力听哭了。唉。school of life总是能够戳心。

冷峻而谦和的男声缓缓道来,似乎有八十多期了,这个暑假想仔仔细细温习一遍。

一边听一边复述跟读,一边查词一边抄写,半个小时才听了四分钟的前半段。以前自己兜兜转转试图用中文描述的东西在另一种语言中轻而易举地明晰了。

“是我们太天真。”

是笑他们天真的我们太天真了。

爱是多么需要勇气的事情。Jesus的爱成了两千多年的奇迹。木心唯爱基督的这一个奇迹。

早上游了1300米。跳了爵士操。想慢慢把jazz学起来。跳舞成为岸上的自由。与水中的相对。

下午因为明天的安排和母亲发生冲突。我想自己尽全力在平衡这一切,却还是让...


如果你能看到的话,言君,这些话我不能当面说,太扭捏做作,也不能QQ里说,太沉重正式,但可以在这里写。我想和你交往,因为和你一起度过的时光充盈着快乐和笑声,真正的快乐是不能抑制的,是遮挡不住的。虽不是纯粹的快意,却是忧郁的空间里填塞着快乐的奇妙感受。我不希望你离开。真的。虽然我仍然不是全然懂你。我为今天的事情再次道歉。

柒月拾伍日

上午收到了pku的录取通知书。读完了达芬奇的画册。

下午谈了些沉重的话题,哭着逃进午睡里去。

晚上我看到奶奶的视频。她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她说要来看我。她说我的孙女长大了。第一帧的画面上她咧开嘴笑。最后一帧她低下头去抹眼角。

我的时间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充沛。所以要用好我的脑子和我的心,像奥林匹斯山上的神一样活着,像死前仍在描摹年轻的巨龙的达芬奇一样活着。我有太多事情要做,有太多日子想过,一点时间都不想浪费在彷徨失措和自怨自艾上。

少说颓丧沉重的话,努力地走下去就可以了。无论是感情还是学习,走下去就可以了。这一刻喜欢就把这一刻用喜欢填满,之后的瞬间等来了自然会有最恰当的情绪。...

自己是真的 太怕 被人讨厌

最致命的缺点

柒月拾肆日

今天读了两章木心。地图进入最后的最后阶段,差不多画完了。

父母一起去看了《我不是药神》。送他们去丁香国际,然后绕了一圈回家,一路上看见如帷幕、如羽翅、如火龙一般的云彩。

和父母说起这部电影,又有点怀念。

遇见了住11楼的奶奶。她佝偻的腰和孤独的皱纹都显出姥姥的表情。


看到一篇文章说,必须学会在不确定中成长。最近对此深有感触。未来,我们的未来,我的未来,都是不确定的轨迹。母亲因为经验的堆积努力避免不确定带来的彷徨,但唯一的当事人——我,仍然逃不过uncertainty。


很触动我的一段是思慧的酒吧事件。我不喜欢主角用钞票帮朋友实现retaliation的举动,迷乱的灯光下男人被...

1 / 28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