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月贰拾肆日

预测真的是很重要的事啊。

预见到面谈这种尴尬的情境,学生一个一个走掉,自己是倒数第二,心里没什么想法,也没什么动摇。听到法学已经不可能报上的时候,大概打了个寒颤,其他,都基本在意料之内。

国关和政管这么热门确实出乎意料,希望新闻传播能报上,其实历史也可以学。学什么都可以,真的不是假话,但在他人看来总是虚伪不已。

少考了几十分,就要多花很多时间去换一个相等的结果,很公平。我可以努力,我可以继续,雨开始下了,天色幽深,走在水杉树林里,我真想在这里定居。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水杉林子,总是一排一排待着的树,总是坦荡正直,突然显得诡秘而不可捉摸。


早上看到数学课代表发的朋友圈,真的很心...

陆月贰拾叁日

查分,如此而已。

一个个人应付过去真是很累了,重复申明自己考得不好,是真的不好,然后祝福对方进入目标学校,如此云云。有时候不得不暂时停下告诉自己要克制语气,要温和,不能再进一步探求对方的信息,不能对他人的牢骚不耐烦,要倾听,要提供有效的安慰和陪伴。

我只告诉了T自己的确切分数。是的,她追问了两遍,仅此而已,我就不能再拒绝了。

言君考得很不错了,相对于自己而言,但我完全可以理解那种遗憾。我不必说什么。我不能说什么。我有身为loser的自知之明,也有失败的觉悟,只看理智和情绪孰胜孰败,谁更占上风罢了。

同桌距离市状元只差两分,真是太棒了。W应该过了清北裸考线,太棒了。我用两个星期的时间消化...

陆月贰拾贰日

2018年06月22日 21:43

正因即将到来的是漫漫长夜,才要在那之前绚烂到极致。

我踌躇惊惶许久,从三楼下到一楼如此反复着,才把信封递了出去。

我在整个体育场走来走去,都没有能够对言君说一句,希望你留下来等我。

我在图书馆的楼梯口给汤老师写纸条。见字如面。我真的太需要文字了。成为哑巴或许很痛苦,但失去双手无疑更加不能忍受。

我错过了初三的毕业典礼。没有人知道当时自己哭了多少次。无法行走足以逼疯当时的自己。好恨。满心怨怼。那一场毕业典礼,每一分钟都是折磨。我在台下坐着,惊慌失措,我尽量不在台上显得瘸脚,因为那是我唯一可以用自己的痛感换来的自尊。

我又出现在了...

陆月贰拾壹


上海博雅出分了。

言君说完蛋了,排名23的时候,真的是哭笑不得。这不是逼我去死嘛……

心中默念,克制,克制。温良恭俭让。不要竞争心。

早饭做了黄瓜鸡蛋吐司,母上从医院回来了,不让做午饭,于是吃了隔壁超市。软件下载好了。邀请函发出去。发言稿定稿了。还不错。我只排了30名,不过今天还不错。

言君录了一段夜曲,很惊艳。每次听他弹琴,都是最惊艳的。艺术+读书=好人。生日时就画了一张弹琴的言君。之前班级排练在水一方也是。忍不住感叹,太帅了。这时候觉得会跳舞真好。

钢琴对自己而言太遗憾了。它一直在我的眼皮底下被冷落着,堆满杂书和废纸,声线逐渐变得粗糙。我对不起它。因为近视母亲迁怒于它,因为近视我...

陆月贰拾壹日

姥姥,我该怎么办。所有人都在向前,只有我还在向后看。

真的有点慌乱有点迷茫。

写了两页字,读几页书。之前重新挖出心理学的大书想看看言君描述的幻听是怎么一回事,好像也想不出头绪,理解不能。

每一句对话的上空,都是阴影。

我深深的知道没有人能够帮我,我不应向任何人求助。

但是姥姥,你还是可以给我力量,给我巨大的力量,给我那些足以相信的东西。我必须想着你,才能够不爆炸。

和T聊天。很久没见了。发生很多事情,一起说一说,很愉快。

去了图书馆,没有人,汤老师不在。拍了几张照片,找到了黑塞的《玻璃球游戏》,放在膝盖上窝在沙发里看。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窗外雨沙沙地泄下来。我有...

我也会心痛啊。

看了《无人生还》。

我又不是死人。

要允许所有人逃避。因为我自己都做不到直面一切。

要感受被抛弃冷落的感觉。因为杀人者务必要有被杀的觉悟。

无人生还。

其实也是被逼出来的。

陆月拾捌日

有些好笑啊。知道更多事情之后,真是觉得很好笑。

母亲和言君的父亲在高铁上聊了很久,从南京到上海的路,满满的都是惊诧。

感慨一下一个月之前的旧事,还真是余音未散,而恍若隔世。

有靠山的感觉,一定很不错。不想阴险地揣测别人的行径,但还是忍不住羡慕。

没有人把加工处理好的信息端上餐桌,那么就要自己去收割、去翻炒。武装自己,让自己不至于成为软柿子一枚,任人宰割。

牺牲品,是很卑微、很绝望的。

不过确实如此,不被看见的罪恶相当于不存在。此时眼睛的价值尤甚头脑,因为“被看见”成为了最大的裁决。

既然无可依仗,那就只靠自己。


最近不是很平和。大概是夏天到了。飞蛾要死了。

陆月拾柒日

2018年06月17日 12:01

真的,只要能像今天这样享受就好了。能够自由地表达,即使尴尬也有所收获,被人听见,被人评价,在时限之内快速思考。一个小时里感受到思路的涌动和推进,真的是很高兴的事情。

我喜欢这样的面试。它以面试的形式,给了我“表达”的内容。最后我说出了一直以来想说的东西,“心生”是非常重要的起点,直觉的感知和体悟太过缺失了。感受的积累产生抽象的观点,最终得以表达。它不可控亦不必拘束,从心底生发出的情感和意念,真的太珍贵了。

我开始写新的故事了。我把头顶的阴影挪到纸上。昨夜我梦见高考的分数,语文自己拿了123,而班级平均分有124。

梦是隐喻吧。意味深长地告诉我,差...

陆月拾肆日

点下手机上的“恢复出厂设置”按钮,原来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早上起来的时候父亲母亲已经去龙华寺了。吃了昨天买的面包,跟着Zoey做了运动。想健身的姑娘们可以去b站看一看“周六野Zoey”,是很不错的大姐姐。

上午补了两集Darling in the Franxx。看了waterloo的course selection。必选两门CS也是很无奈。希望最后不要沦落到去那边的地步。

昨晚干到十二点多,累趴。今天头疼了半日。下午从学校回来练歌、弹琴,把会长的bgm拾起来。还想练舞。没什么兴致用水彩了,一点都不自由。不,或许只是自己还没有自由地用水彩的能力而已。

把蒋勋的《生活十讲》拍了几...

好累啊。造成了麻烦,但也解决了问题。

这大概多少年之后的预演吧。

感谢今天。

把工作做好就是本事。

陆月拾叁日

今天看完了第三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其实,我们所需要的、我们理想中的需求,都是不可能被他人满足的。

但是,托马斯会放弃乌托邦式的爱情而选择被偶然推到他身边的特蕾莎,丢掉“使命”和“非如此不可”,变成了特蕾莎的软弱的野兔。

言君昨天说,原来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我想到了特蕾莎和她的卡列宁。因为无所求,所以最贴近爱的本质。但自己错把“不寄托期待”当做了“不要去追求”,对父母、言君,咄咄逼人地自以为是。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努力和心情被误读,被错想。自己无法承受“天性凉薄”的评价,他们又怎么能承受自己所说的“置身事外”,“啰嗦烦人”呢?

有时候我把自己和其他姑娘比较,总觉得自己...

陆月拾贰日

哥哥要来上海了。

感觉没有办法交流了。

除了书和自己,好像都没有办法交流了。

我相信我的归宿就在自己。言君可以说出他的幻觉和迷茫,可以与人共度,但是我不行,我不想。

昨天梦见了舞台。梦见自己成为了跳舞的姑娘。成为了被挑选的人。我记得自己下竖叉的样子。但昨晚的我不必疼痛。

和同学们一起改歌词。明天要去买正式的服装。

我看得很淡,但又没那么淡。我爱得很深,爱得太多。我也做过恋爱的梦,做过牵手的梦,做过和谁看电影,被谁拥抱的梦。于是我从中抽象出自己缺失的东西和自己的弱点。

—我们将爱的对象和爱情本身分开了。

不仅仅是爱情,所有的情感,其对象和这一情感本身,都是分开的。感觉和心情决定了...

陆月拾壹日

今天差一点和言君大吵一架。

今天从北京回来了。回到了我的日常。回到了平庸之外的日常。

去学校和同桌,X等讨论毕业典礼事宜。

我仍然被悬挂在高考和面试的阴影里。每一次我颤抖,我都会告诉自己:不要怕。

言君说了并不是很重的重话,因为自己太习惯了和谐的互相迁就。我不能理解他因为一种不详之感而远离这一切行动与决断。他说:感觉毕业典礼会有糟糕的事情发生。

我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去指责,我不能去指责,但心里忍不住去怪他。我忍不住去怪说自己“没空”的L,忍不住去怪从来置身事外的W,我一点情绪都没有,除了对他们的隐隐的抵触。

没有人真的有空。X也要准备面试,我做好了法语英语和面试题的安排...

陆月玖日

到北京了。
实际上还是很想知道言君是和谁去看电影。

语文老师来约高考作文。有点心痛。她说:“在我这里你永远是最好的。”

是不是我们都更愿意用真实换取美好,如果那件事物足以动人心弦?

北京的地铁没有颜色。我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尚未习惯。

高铁上碰到不少学生,进京自招或者面试。很少有人无比兴奋或者全然放松。

我舍不得用不完美的谢幕告别自己的青春。

剪了头发。

看着理发师把长长的备考时光寸寸剪断。他用夹子把发尾卷起,就好像折角的书页,往往更容易枯黄。

地铁上高大的外国男士长得颇有本尼的味道。

同桌邀我去野生动物园。

我很想拒绝。

我想去游泳。我想把一切冲洗干净。

高考后...

记高考.

这是最切身的感受了。作文的思考都无限相近。无意识地美化了自己的落魄。

现在我一边嫉妒着周围人的自信,一边真诚地祝福他们去成为最好的那个。如果自己的祝福让另一个人安心地成功了,似乎可以作为对学校,对他们,最好的礼物吧。

祝福你。把一切运气捧给你们,给这些付出无限努力却还未绽放过的花儿。我已尝过的快乐与惊喜,虽不甘着嫉妒着,仍愿你们都可以拥有。

东栏梨花:

人往往在自己最自信的事物上被给予当头一棒。
拿到语文试卷照例先看一眼作文题。我记得当时自己嘴角上扬了一下。我认为这是一道得心应手的作文题。
我早已习惯于陷入时间紧张的困境之中。写作留下五十分钟,与平时考试无异。我认为时间尚且在自己的掌...

陆月捌日

好了。一切牢骚到此为止了。

说到底,自己是怕了。怕未知的结果,怕他人的目光,怕失败,也怕成功。

不要怕。做不到,就告诉自己,不要怕。

看到束河姑娘的记录,感慨万千。

我要有萨比娜的反叛。

去掉高三的tag。谢谢你们所有人。

突然不想给言君看lofter了。虽然只是突然冒出的念头。

我懂了什么叫做“不解之词”。

萨比娜的黑色圆礼帽。就是如此。不能与弗兰茨共享。

故事无论说多少遍,都只有自己可以记得。

大概真是没人能理解“想考高分的欲望”。

相信越大,我就越想让你们的相信破碎掉。

好像主动的反叛比被动的耻辱更有尊严一样。

感觉没脸回老家。没脸打电话。

和爸妈一起把鞋买好了。

明天就要出发了。

“只要能上北大就行了。”

那如果不能上北大呢?

我想要的不是这些。

这样的考试,我只在意同样无意义的分数而已。

其它的快乐都已经足够。

再让我牢骚一会儿吧,lofter。我实在太软弱了。

和雪儿聊了两句。

复活了。

还有好多书要看。

还有英语法语要学。

还有网课要上。

还有文章要写。

还有很多朋友。

这就是家人。

他们一直在告诉我我的价值不是成绩的附属品。

虽然有点快乐不起来,但是读了这么多文章收获确实不少。

谢谢所有人的祝福。

母亲问我:你是不是特别想把数学考好。

我说:是的。

母亲说:好几次你只要这么想思路就窄了。

说的没有错。

特别强烈的愿望会蒙蔽眼睛堵塞思维。

耿耿于怀。

真糟糕。

陆月柒日•补

想想确实语文考试时陷入了奇怪的磁场。

连自己都很难理解那一段时间的恐慌。

一直以来即使时间紧迫也是因为自己对结尾精益求精,总还是能从容落笔。

所以发现只剩十分钟还有半篇空白的时候内心除了崩溃二字什么都没有。

一边满脑子都是“放弃吧”一边拼命把没有组织过的语言写下来。

一连写错好几个字一直涂改,磕磕绊绊忍不住去瞟手表的时间。

很狼狈很绝望。很想在考场上就哭出来。不过都只是一闪而过的怨念罢了。

一定要写完。拼了命也要写完。题目想也不想就拟了一个。没有办法接受未完篇的考场作文。奇耻大辱。无法原谅。

现在也想不通时间怎么这么紧。只是前半篇字写得很认真,慢一点,仅此而已。

时间会让这些...

陆月柒日•高考

数学感觉很糟糕。

圆锥曲线没有算好。压轴题放弃。希望前面稳一点。

语文的希望也很微渺。作文是很大的遗憾。

英语一考很好,所以把多余的英语时间全部都用来练作文和数学。

结果没有什么用处的感觉。

真的很绝望。

想要往下坠。想要拉着别人往下坠。

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可以的。

软弱比强大容易。我一定要继续做强大的人。一定要向着强大一直跑。即使还有很多这样绝望的时候。即使很多努力都会被自己或者境况辜负,我也不要软弱,不要往下坠。

下面是面试了吧。我有三天整的时间。

进考场之前,珺珺很用力地拥抱了我。

那一刻真想哭。这么用力的拥抱,已经不是师长或者朋友了,是家人。

整个世界都坚实起来...

想把这首歌送给语文了。

欲哭无泪。于是哈哈大笑。

感觉挺难。时间很紧。作文是自己写的字数最少的。标题随便取。强行完篇。

如果再给十分钟,我有自信拿一类卷。关键的论述缺失,材料解释不足,很多致命的问题,让很喜欢的题目这样遗憾收尾。

高考恰恰赶上例假,也是很......巧合了。

数学加油吧。今年不会容易,但还是要淡定。

陆月肆日及伍日• 一


今天还好了。

很惊讶的是lofter的束河竟然也是同届考生。

读着ta的记录总有种前辈的安然自在。

走过无人的操场和香樟树的路。

看见最高的细枝上颤颤巍巍地立着麻雀。

黑色的鸽子从栀子丛里飘然掠起。

写了一些由作文想起的东西。

想起不久前立下的615分的志向。

好像已经没有那样的激情了。


我几乎完全忘记了弗兰茨和萨比娜的故事,却完完整整地记着特蕾莎的那些梦境和她的母亲。

母亲包了粽子。

我很想让所有人都失望。

却还是不想让自己也失望。

我在这里的六年,不知在未来要被篡改成什么模样。


小船和以前一样。我却看不到里面住着的人...

虫洞驿站

正因如此才更加感谢自己身处的环境和身边的人,让我能够从备考的无意义收获或可终身受用的意义和价值。

三年时间不敢说自己好不后悔,全无辜负,只能说自己未尽全力,但也无法遗憾。知识不是高中生的目的,也不是任何一个阶段学习的目的。很高兴自己选择了正面迎击高考,用一年的时间磨练心志,即使这心志放在未来或许不值一提,这些已是我所拥有的全部。

至少对于自己而言,高考有其考试 评估 选拔之上的意义。

倒数四天。

Rofix:

欢迎来到高考前的虫洞驿站,这次我想聊一下高考。
我认为人的成熟分为感性和理性两方面。感性上我们更具备共情能力,能换位思考,进而懂得分寸,承担责任。理性上我们理解了这个世界运...

陆月壹日•五

儿童节收到了同桌的棒棒糖。之前的实习老师给每个人都写了祝福卡,虽然话是一样的,心意仍令人感动。

语文老师说,这是甜蜜的忧伤。最后一天正式的课,就这样结束了。

老师是很残忍的职业。一次次送走年轻的生命。一次次在感慨中怀念。一次次成为目送儿女远去的父亲母亲。

我是在周五值日的。在和言君熟悉以前,以及没有言君一起走的时候,我总是自己站在空旷的教室里,看着椅子四脚朝天,看着塞满试卷和纸张的桌板,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掉,看着和所有人一起共享的记忆漂浮在空气里,在眼睛跟前摇晃,被风吹着,互相敲打出清脆的声音。

我拍了很多张这样的教室,然后一张张删掉。

我们的感情和其他的毕业班并不相...

伍月叁拾壹日•六

言君头晕得厉害。自修的时候在图书馆瞧见他也是吓了一跳。

总还是希望自己能帮到点什么的。他拿了北岛的《午夜之门》。

刚好是今天在南方周末文章里读到的书。

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如果是自己感觉很糟糕,只会想躲到卫生间之类狭小安静的地方,这样才能放松。

今天讲了语文。嗓子不是自己的了。感冒好不了。又开始气短。

人都太脆弱。疤痕十几年了都消退不去。

虽然很幼稚,又毫无责任意识,还是想说,让自己多承受一些吧。不管是心里的还是身上的,无论是为谁,如果有痛苦,就告诉我,或者传给我,一起痛苦能让痛苦减半。

那天母亲说,把感冒传染给我吧,这样你就能好了。

把头晕给我吧...

伍月叁拾日•七

植物开始结果子了。

自己不太满意的作文被打到62分。

对困意的控制好了一些。

还有七天。上帝用它创造世界。我也可以的吧。

想起夏令营的青春感。看见高二的姑娘走进宿舍。

开了小门也好,总是可以逛过大半个校园。

看见五楼被阳光烘烤的房间里空荡荡。昨天在图书馆遇上了陆老师。

看见没有猫的香樟树下影子沿着坡度倾斜。

借了言君的书准备面试题。刚好有些可以用作写作素材。

明天的语文课轮到自己讲考前提醒。想着随性一点,不知不觉准备了不少。

我会幻想自己成为漫画和动画里的女主角,想要的并不是男主角的钟情,而是超自然的神奇力量。

我们都会消失。即使今天我刚刚发现自己藏在照...

伍月贰拾玖日•八

和同桌不约而同地感觉到脑子的转速正在下降。

谈不上疲惫,只能说不那么活跃了。

数学。还是数学。

周二下午是最美好的自习。似乎是最后一次的自习了吧。

一切都在朝着起点回溯。又向着终点聚拢。

这样的感觉。

倒数第八天。清醒一点啊。

伍月贰拾捌日•九

今天是X的生日。

X是个从头到脚让人佩服的姑娘。为人处世让人舒服。去年学农的午休我俩常常促膝长谈。

是既可以分享沉默,也可以一起大笑的朋友。

虽然一起吃饭还是有点不自在,不过大略可以说是放松的。吃饭的时候就可以专注于味觉,思维得到休息。吃完了开始发呆,一边想着二十年后自己再光顾同一家餐馆的模样。

是的。前天上完课去starbuck买了三明治,坐着啃的时候恍惚又回到17年的寒假。自己在咖啡和三明治的拥抱里度过午间休息,对母亲撒谎说自己有正儿八经地吃饭。

从那时候开始习惯了各种滋味儿的咖啡。自己的味觉是挺灵敏的,至少相对父母而言,往往能尝出饺子馅儿里少量的十三香或者汤里的虾皮味儿。母亲总...

伍月贰拾柒日•午夜

好激动啊。

学习元认知的理论突然就理解了笔记本上留了好几年的问号。

一直牢牢地记着的史铁生的话。

“我既看见我的眺望,也看见我在眺望。”

一直不懂的,恍然大悟。或许也只是撬开一丝缝,但已经兴奋得抛掉全部困倦了!

最后十天。开始尝试戒掉社交的束缚。

我是个很容易厌倦的人,对于某些东西。“太拥塞了。”我正在慢慢理解川端康成的遗言。

无论是媒体还是社交,是QQ还是lofter,看似比纸笔更加持久,实际上是转瞬即逝的。那些模糊掉的墨迹,是无需辨别就可以再现当初感受的凭证,是无可替代的记录方式。

和言君的聊天中愈发频繁地感到荒芜。一半因为自己,一半因为方式。

我不能被任何形式的情...

1 / 26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