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贰拾伍日

有几天没有记录了。今天开始取消午睡,调整一下生物钟。希望能够在一堆杂事堆里静下心来看书,补读书笔记。

下午读书比较能进去。《吾国与吾民》和《The importance of living》一起下去,倒是有互补的奇效。

昨天晚上到处找小说读,最后一个小时看完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一边读一边觉得房思琪里面的天马行空还真是有着张爱玲的影子。引人熬夜阅读的才是好小说,眼泪要慢慢地磕磕绊绊地流下来,就像穿过坑坑洼洼的旷野,还是走不近笔者的读者。

犀利中有一些柔弱,或者是柔弱包裹着犀利。大概到如今所有人都还在期待那一眼对望里的谅解:我们不过是自私的男女而已。


这两天也鬼使神差地点开了一些“恋爱教学视频”。与其说是想搞懂其他人在想什么,不如说是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看来看去觉得好笑又无奈,这样的课也是要听一听的。

母亲开玩笑说要开一节教人拉手的课。总是和父亲叨念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养了个傻姑娘牵手都不会还能干嘛呢?然后笑作一团。除了任由姥姥攥着的时候,大概都是自己在攥着别人的手腕,还是强硬霸道的那种方式。

school of life里面探讨人为什么会爱上特定种类或拥有固定特质的人,说我们并非在寻求should be的爱,而是被familiarity吸引。我们在找自己,或者在找自己理解的爱,而我们理解的爱总是产生于婴儿时期,总是来自父母无条件的欲望满足。

所以无需承担,只要满足,读到流苏说的自私,立刻想到这一点。与其说是在寻找爱,不如说是寻找一种相处和对待的方式。爱并不能被感知到,行为和情绪才可以。而自己过分看重情绪而忽视了行为,恰恰是不容原谅的误解。


又开始balabala学法语了。挑战,挑战,都是挑战。读到当前深度调查新闻业的现状,有一种为之“牺牲”的自以为是的冲动。阴差阳错,我似乎没有选错。

trade your lovers for a house by the river.

一句上瘾。

评论
热度(3)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