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月拾叁日

今天看完了第三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其实,我们所需要的、我们理想中的需求,都是不可能被他人满足的。

但是,托马斯会放弃乌托邦式的爱情而选择被偶然推到他身边的特蕾莎,丢掉“使命”和“非如此不可”,变成了特蕾莎的软弱的野兔。

言君昨天说,原来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我想到了特蕾莎和她的卡列宁。因为无所求,所以最贴近爱的本质。但自己错把“不寄托期待”当做了“不要去追求”,对父母、言君,咄咄逼人地自以为是。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努力和心情被误读,被错想。自己无法承受“天性凉薄”的评价,他们又怎么能承受自己所说的“置身事外”,“啰嗦烦人”呢?

有时候我把自己和其他姑娘比较,总觉得自己是理智大于情绪的,总觉得自己已经很开明、很冷静,会克制小性子和无理的要求。事实上呢,我不过是和特蕾莎一样软弱而想要倒下的人,我不过是和萨比娜一样不断背叛而迷失在这一旅途尽头的人。仅此而已。

我没有说大话,我猜到了言君说的那个姑娘。很奇妙。我没有猜到T的故事,但我猜到了她的。这也不好,好像自己成了自己讨厌的“窥探者”和“监视着”。“话不需要说清楚,而事实不需要都知道。”

还是,无法认可。为什么我总在寻找理解自己的人?总在寻找不可能找得到的东西?原来,很多时候,看透了的反而不如看不透的,互相牵扯着制衡着,或许是最好的。

“在黑暗中并肩行走。”

另一层含义是,我们都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但是我愿意和你走下去。



和母亲去了南京路。

看到稚嫩的外国男孩儿和满头白发的老爷爷捧着冒烟的饮料赞不绝口,满眼惊奇。

买了两套衣服,真贵啊,打了折的都是自己不敢花的钱。

穿上喜欢的衣服,反而觉得自己配不上它们的美好。

这就是“阴影”。不管什么时候你抬起头,你深呼吸,都看见一片阴影,鼻孔里充斥着粘稠的颗粒。毫无道理,没有缘由。言君说到的那些人,涂错了选择题,政治考得不理想。是的,一瞬间的恐惧和惶然可以成为数十年的阴影。我或许要和父亲一样,许久许久,做着考试不及格的梦,惊醒在深夜里。



哥哥来上海了。我总幻想着,在南京路上走着走着,就迎面碰上了他和他的朋友。

这些幻想,永远追不到。

评论
热度(2)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