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月玖日

到北京了。
实际上还是很想知道言君是和谁去看电影。

语文老师来约高考作文。有点心痛。她说:“在我这里你永远是最好的。”

是不是我们都更愿意用真实换取美好,如果那件事物足以动人心弦?

北京的地铁没有颜色。我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尚未习惯。

高铁上碰到不少学生,进京自招或者面试。很少有人无比兴奋或者全然放松。

我舍不得用不完美的谢幕告别自己的青春。

剪了头发。

看着理发师把长长的备考时光寸寸剪断。他用夹子把发尾卷起,就好像折角的书页,往往更容易枯黄。

地铁上高大的外国男士长得颇有本尼的味道。

同桌邀我去野生动物园。

我很想拒绝。

我想去游泳。我想把一切冲洗干净。

高考后的最大特权就是“沉溺”。不需要可以压抑情绪以保证专注度。

我是个介意很多的人。我可以是个什么都不介意的人。

如果对继续生活下去可能面对的事情的恐惧超过了对死亡的,那自杀有什么不可理喻呢?

评论
热度(3)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