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月肆日及伍日• 一


今天还好了。

很惊讶的是lofter的束河竟然也是同届考生。

读着ta的记录总有种前辈的安然自在。

走过无人的操场和香樟树的路。

看见最高的细枝上颤颤巍巍地立着麻雀。

黑色的鸽子从栀子丛里飘然掠起。

写了一些由作文想起的东西。

想起不久前立下的615分的志向。

好像已经没有那样的激情了。


我几乎完全忘记了弗兰茨和萨比娜的故事,却完完整整地记着特蕾莎的那些梦境和她的母亲。

母亲包了粽子。

我很想让所有人都失望。

却还是不想让自己也失望。

我在这里的六年,不知在未来要被篡改成什么模样。


小船和以前一样。我却看不到里面住着的人了。



陆月肆日

今天是六月四号。这是个别有深意的日子啊。


躲到学校来自习。图书馆过滤掉了自己的欲与堕。在这里自由自在地被课本拘束。

开始复习语文零距离。今天不吃午饭了。母亲切了瓜。只有三天了。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又在等什么。

下午就开始烦躁烦躁。不想学习。不想听音乐。不想做事情把昆德拉拿出来读。什么都很绝望什么又都好像可以确信。

可能是因为太饿了。

我有足够多的怀疑自己的理由。自己浪费了很多时间。而且一点也不愿意改变。以“不屑”为眼罩,什么都拒绝看见。


一切都很糟糕。等着时间慢慢过去。好像监狱里的囚犯。证据确凿。等死而已。


评论(5)
热度(6)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