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月贰拾陆日

今天是小三门出分的日子。

很高兴。两个A+。我做到了。我想去去年此景,我甩上门痛哭着喊着“我偏要考双A+给你看看。不是只要成绩好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言君说我清心佛系。或许因为常常把棘手的问题简化为片面的东西,所以常常是逃避罢了。

对于L,确实是很不一般的朋友。毕竟坦诚地交流了很久。这么说也不怕谁看到了生气,虽然让言君干吃醋不是很好,但朋友还是朋友,一丁点都不会改变。

为什么觉得自己可以去学学心理呢?大概就是因为自己似乎谁的心情都可以理解,在冷静的情况下。随不能说完完全全剖析清楚,但却不会觉得不能接受不能忍。完全不能接受的只会是行为,不会是心情。

可以避免伤害外人,却不可避免地伤害亲近的人。

言君已经是极限了。高中已经是极限了。未来应该不可能会有另外的地方,另外的人,另外的情境,可以再让我找到宽容和理解了。

言君说 被当做高分的符号,压力会很大吧。我觉得没关系。老师凭什么青睐一位学生,综合考量的最终标准仍然是“优秀”。性格上,能力上,成绩上。这都是无可厚非的。若我是校长是老师,我一样会这么做。我或许有别的选择,但对于那个位置的我而言或许并不必要。

我没有被当做考试机器培养,看待。我被珍视,被器重,被厚爱。但我也被允许选择自由,选择叛逆,选择他人从未拥有的选项。我足够幸运了。我对这所学校的大部分都很满足了。我对我从中获得的一切都很欣喜了。

他人的目光,和姥姥的目光是一样的。他们期待我做得更好。期待我成为荣耀。我的亲人,我的师长,甚至是我的朋友,我体验过一样的情境,到今天,我不再因此恐慌,因为这是他们的善意啊。

即使不全是善意,也可以理解啊。

继续,加油。你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

评论(4)
热度(9)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