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还是想要得到宽恕。得到原谅。去消解紧紧掐住自己脖子的愧怍。

她写 一本书的分享会葬送一段友情。

好像一直以来,自己把友情看得太沉了。不是太重,而是太沉。是那种勉强支撑却摇摇欲坠的沉重。

想起了余秋雨的友谊论。

我试图说服自己友情是最重要的东西,因为亲人会离开,爱人会离开,而友人不会。与其说是不会,不如说是即使离开,似乎也没有那么毁灭性的伤害。

正因如此,它才被自己赋予了亲情、爱情无可比拟的伤害。可能不深,但太持久。大概快十年了,每一次见到B我都像小学生一样束手无措地难过。

我得到了,我能够原谅这一点吗?

她写 你深爱的必将永存。

我爱着,我能够一直把你们放在心里吗?

有一点点宽心。却又怕自己不知羞耻地作恶啊。

评论
热度(3)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