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月拾陆日

快要分裂了。半个留在原地不敢向前,半个拼命奔跑不敢停下。

读了一个中午加一节课的书。读南方周末的评论满心都是功利的作文素材,找到一本《托尔斯泰和紫绒椅》才终于放下了作文的心思。

这真是个很棒的作者。可能她是很多女孩期待成为的样子。有力量,果决,有才能,但生活安稳静好。

英语开考前翻到封底,她毕业于哈佛法学院,曾是职业律师。

忍不住笑出来。有力量,果决,有才能。但放弃了律师的职业,去做一个母亲。

她因分裂之感而开始阅读的“工作”。她写亲爱的姐姐死去的样子。在图书馆的墙里瑟瑟发抖,死亡是这样轻而易举的事情,除去马尔克斯和赫拉巴尔,这是我很受触动的死亡记录,因其真实的残酷而带着哈姆雷特一般的悲剧色彩。

“太不公平了。”

她阅读的感受和自己的很相近。所有的感触和记忆奔涌至同一个瞬间,无数瞬间的闪烁和熔合造就了“美好”。

但是她更坚韧,或许因为目睹了死亡,她不理解任何形式的自杀念头或者行为。她即使原地踏步也绝不会放弃抬起双腿,或许因为她承担了另一份“活着”的重量。

我想,没有冤枉地被伤害甚至被杀害,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没有人让我去死,没有人实施实质上的惩罚,没有人用“民主投票”的方式将我流放,已经是太幸运太幸运的事情了。

那个自杀的女孩,竟然没能问一句“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也是今天,先读到了写托尔斯泰的文章。写他死前说过:

“其实……我爱很多……他们怎么……”

他们怎么不懂?他们怎么不爱?他们怎么不懂我的爱?

再没有人能够去填写未尽的语句了。不论这“遗言”的真假,读到后都会鼻酸,而后捂上眼睛吧。

其实我爱很多,其实我爱你们所有,即使我猜想你们讨厌我,不能原谅我,我还是爱。就像悉达多看见的“其他人”,不可抑制地爱那些给自己带来伤害的东西,会怀疑,但不能停止这“很多”的爱。

这很多的爱,可能是假的。毕竟如果是真爱,是可以为之付出一切的吧?那我的爱,岂不是都是假的了吗?

不说话就不说话吧。抱着“非分”之想的我,可能只是在为以前同样的错误在赎罪而已。时间告诉过我它确实可以治愈一切。可我等不及了,我只能读书,读书,读书。我属于它们,它们属于我。

评论
热度(4)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