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壹月拾玖日

今天合唱排练,班主任给每个人发了糖葫芦。回到寝室给室友庆祝生日,又吃了一整块冰淇淋蛋糕。

我到处找根鸟的票。翻遍了柜子都没有。我想一定是弄丢了,想着再来一张最低票价的,进场之后坐原来的位置就好。

晚上开新的双氧水,弯腰去桌板下面找,一眼看到夹在木板缝里的票子。

这是在开玩笑吗?我想哭了。

今天丢下稿子和推送跑去看展览。下了公交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大风吹得头发全部蒙住眼睛,一连试了好几辆ofo都是坏的,终于骑上车好不容易才找到犄角旮旯里的展厅。

出来之后想骑车顺便去798。沿着首都机场的大路骑,跟着错误的导航走偏了。手机快没电了。身上没有带现金。路边种着墓地里到处都是的...

拾壹月拾伍日

脚疼了几天慢慢有些好转。今天下午没课,跑到家乐福来买周六活动的物资。

高数的期中考试结束了,但一刻都不能放松,后天就要考四级口语了,这两天专心练真题,还有推送和小组活动,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去平安里转转。

复习期中考试的时候有一些特别的感受。很久没有考试了,慢慢地忘记了考场上的状态。做到一道题,没有思路,看了答案才发现这是高中做过的题型。想到君君老师,想到她家里的小狗,想到周日的下午。老师说的很多东西一点点被证明是对的了,包括当时没上心去习惯的证明思路,到了大学成了必须掌握的东西。

最近常常怀念高中,倒不是想要回去,只是觉得想想当时的生活很幸福,想想现在的老师们也觉得幸福。

现在每天喝咖...

拾月捌日

从飞机上俯瞰魔都满心都是感动。

大学容易疲惫容易颓废但至少有自由。

我和母亲告别的时候,说完再见就不能回头了。

好好做,做下去。

拾月陆日

国庆假期就要结束了。明天上午的高铁回学校。这两天挺头大的。坐在泰国清迈的双条车上,思考着自己会不会碰上地震台风什么的就此死掉,也思考着回到学校之后要做的一件件事情。北青的任务下来了,当写作渗透到工作中去的时候,lofter变得没那么舒坦自然了。

明天回去要检查两项作业,明天的高铁上把立项的思路写一写。到处找主题和细节去切入,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找到想写想读的文章。按摩师,理发师,飞行员,快递员,各种各样的人群这时都变成了被剖析的数据和文献。

还没规律地开始上课学习,已经感觉压力大得难以承受了。生活还是很愉快,但自己很不令人愉快。去一趟清迈非常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对甜食的依赖和沉醉,...

玖月叁拾日

被说成了心硬的强大女人。

真可笑。但也真是合理。我愿意做恶人。我愿意别人说我天性凉薄。我是否在玩弄感情,我自己知道没有。我是否觉得他们的多情很可笑?我知道没有,我的滥情更可笑。

我不会哭。即使我是猝不及防被分手的那个。我绝对不会在他的面前哭。我要比他更坦然,更轻松,更满不在乎。

为什么我们要被谴责?我被谴责无所谓,因为我确实变化太快,冷心冷清。但其他姑娘们呢?“女人”一词,实在是太沉重的标签了。弹幕中总是出现“呵 女人”或者“呵 男人”之类的。我不懂这除了迁怒还有什么缘由,要以偏概全,蒙蔽双眼。

在校园里看到一个矮小的成年人,巨大的脸庞和短小的四肢形成奇异的违和感。我不知道她要有怎样的...

玖月贰拾伍日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和言君继续聊天。似乎因为没有其他人可以联系,也是因为过于习惯,连费劲克制回复的意愿都没有了。

我想自己大概是从生活中把言君拿走放到心里了吧。我想自己大概会经常想起我们经历的为数不多的事情。现在不再困扰也没有烦躁,只是很平静愉悦地回味。就好像想到姥姥和孤独的老家,我已经不再哭了。我不再需要言君立刻回复消息,就好像我不再祈求姥姥来上海住着。只靠想象和想念,我就可以走下去,走下去,很好。

言君和L不一样,最后他妥协了。因为无论他妥协与否,我都不会改变。悉达多告别渴慕乐,但却忘不掉她。我们被教会了太多东西,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被夺走。

看到国关辩论队的新闻,在照片里面找熟悉的面...

九月二十四日 · 八月十五

今天,我和言君的故事结束了。我们的交集没有归零,但“故事”已经不必再说了。

我看到他的消息,问我为什么要这么狠,连“言君”这一名字都要夺去。并不是夺去,是要小心珍藏了。这本就不是属于这一俗世的名字,它只存在于信件、日记和呼唤中。我不想留下希望,因为我知道微薄的希望一个一个破灭的痛苦。

大学里的世界已经不再干净如洗了,我能在这里保持多久纯粹的人格,能在这里找到多少自由呢?大概不会如我想象一般容易。“言君”或“孙君”在这里是没办法生存下去的,他说这是崇高的、唯一的、或许是最长久的东西——我仍希望这一纯粹的崇高停留在未沾染俗气的这一刻,遗憾着成为最美的、永恒的。


室友们是不理解我提出分手的...

玖月贰拾贰日

中午和同系的大四学姐吃了饭,认识了很棒的朋友。我很喜欢她,只因为她支持我去选自己喜欢的课,也向我证实了这并没有什么错。

她推荐了北大青年报社,之前没怎么关注的一个团体,结果打开公众号,不知不觉刷了半个多小时。文章写得很好,至少在我看来,比想象中好看太多。栏目很丰富,非虚构和文学性的叙述都有足够的分量。尤其是标题,有些足以使人拍案叫绝。

我很想去做这样的事情,写这样的文章,讲一个故事,认识这个世界,既是创造,也是阅历。我很向往。


今天开始学PS了。要尽早把技能学会,才能练习、创作、学好。


玖月贰拾壹日

这些天没怎么闲下来,趁着打完疫苗留观的当儿写点什么。

选课不大如意,昨晚装了插件辅助,希望可以选上喜欢的通选课吧。

到处听了一些没选上的英语课。西方文化选读很不错,加了教学网想要旁听。德语名家中国著述选读也特别想去,大纲很丰富。但大家都说慎重慎重,考虑绩点和给分。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比他们付出的多,就可以两全——在自己喜欢的课上拿到合意的分数。现在我还是如此相信的。现在我还没有足够的决心为了未来的学习放弃现在的自由,我不会在讨厌的课堂里苟且。

读书,然后写自己愿意写的文章。我想固执下去,什么都不管,从一个教室跑到另一个教室。有时候分不清这到底是纯粹忙碌带来的充实,还是真心热爱生出的愉悦...

https://www.wjx.cn/jq/28267050.aspx

希望陌生的你们可以帮忙完成这份问卷,只有四道题,非常感谢!

玖月拾陆日

明天就正式上课了。挺好的。喜欢这样自在的生活。

每天早上都要走过南门,看看门外会觉得走出去就是自由,想想又觉得走出去也没有自由。门里门外我想要的似乎都不全是自由。

在图书馆有点失望,也有点愉快。坐满了人。书柜缝隙间和椅子上,到处是蜷缩着的人。借了茨威格和黑塞。

这两天疯狂网购,买了五六百,添了台灯收纳文具,补了咖啡麦片,下单买了GRE的OG和单词书。很奇怪,好像只有花出去的钱才是属于自己的。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消费。

时间挺紧凑的。记不住的单词碎片卡在上午和下午的间隙里。自己去食堂吃饭,很舒服很自在,刻意躲开了室友拒绝了言君自己去吃。想要一个一个食堂一个一个菜尝试过去,刻意...

捌月叁拾壹日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父亲母亲对我而已并不仅仅是血缘关系而已。我会想他们吗?会的。走在路上就要哭出来这样的想念。习惯是可怕的。闭上眼睛我坐在自己的床上听见母亲的脚步声。我所厌倦的和我所渴望的都是它。

我想从今天起我就很难再做个孩子了。即使我抱着娃娃入睡,我都不再可以扮鬼脸或者和他们玩闹了。我有了这个层面上的自由,可以决定自己吃什么做什么了。但我被最大的不自由束缚住了。我必须要思念,必定会愧疚。

没有谁会听我说那些话了。母亲。父亲。我说自己并不尊敬你们。但我还是想念你们。想念你们。想念你们的青春和你们的暮年。

太阳还没有落下去,她让我去摸尚未干透的衣裤。我说,我先快点走了。母...

想转一下这张图。

最近还是想了蛮多关于love的问题的。没办法。长辈们谈得太多。小说里电视剧都是它。大家都说安娜很作,我只觉得自己比安娜更作。

以前看到身边的谁谁谁谈恋爱了,就一条一条告诫自己:

不准谈恋爱无法自拔。
不准分手后无理取闹心情低落。
不准一天到晚黏人。
不准撒娇。
不准不付账单。
不准总让对方给自己拿包提行李。
不准占用工作学习活动时间。
不准随便生气。
不准要求礼物有多贵。
不准总被照顾。

总之还有一堆一堆的。

身边不少人,同学朋友家人,都做不到这些。其实自己也是做不到的。或许这并非自我要求,更多是自己看对方,自己看别人,说得轻巧。

我也看网剧入迷。看恋爱番激动的要死。看小说满心艳羡...

捌月贰拾陆日

真是刺激。谎称家教躲到这边的starbuck来了。读完了波西米亚的丑闻。Sherlock和Watson的对话真是写得很好。Irene的一句晚安也是戳心的浪漫了。追延禧攻略到了结局,又是恼怒又是安心了。

为什么会想读看俗套网络小说改变的影视剧?大概是因为幻想总要借助外力得到一丝满足吧。

摘一段对Flaubert的评价。

We end Flaubert's novel with fear and sadness  that how we've been made to live  before we begin to know how,  that...

捌月拾叁日

我走了。我要回到上海去了。我喜欢坐火车。因为可以自己占一片空间,就和自己家里一个样。

今天去舅妈家。和雪儿,表弟去玩儿,最后变成看电影了。急急忙忙吃饭,急急忙忙赶到车站,没有和姥姥说上什么话。

从舅妈家到姥姥家的路上困得睁不开眼,就像高三的晚课时候,克制不住睡意。玩得开心吗?今天并不算多开心。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说了什么笑了几次,都是下雨天里簌簌落落滴下雨点的心情,我知道今晚我就要走,我知道我们走了他们也就走了,姥姥的屋子又是只有一个人和一个电视了。

我突然想到,其实不止一个电视的。小时候,我们也在大床上看那个小小的方形屏幕前看过春晚和动画片。那已经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捌月拾壹日

啊。怎么办呢。这几天特别想退出QQ账号。因为看到消息不回复是很失礼的,那么故意不看到所以不回复是不是就可以脱罪呢。

读了半本芥川龙之介。讨厌teaching involved in love。不想看英语。不读出声就看不下去。

翻了一半的情人,还是没有兴致。睡前读《恶之花》,倒是不错的催眠剂。郁达夫的文章读起来了。小说之间要读一些文章才舒服,消化舒爽。

男朋友这个词,真的是吓了一跳。与其说是没有想过,不如说是不敢想。这几天大人们聊姐姐的恋爱越发频繁了,似乎谈朋友和结婚离得越来越近,甚至并拢了。

言君算什么呢。我算什么呢。不能否认男朋友这个身份,否则他会很伤心,我也会很难过的...

捌月柒日 ·

和母亲、姥姥去看电影,溜一圈。看的《小偷家族》。电影开场声音很轻,想去找人调一下,走到楼梯口差点栽下去,母亲一直在身后问“去哪儿”、“去哪儿”。不想理她,之前就一直牢骚工作人员不能提前放人进去,虽说是因为姥姥不好多走路的缘故,但还是不喜欢扬起声音直接表达自己不满的行为。直到此刻我才意识到这一点我和父亲如出一辙,无可无不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恼人性格,是自己背着的包袱。

我扶着墙下楼,看见两条灯带,小心走过去却又是一个踉跄,第一条灯带没亮。走了两步,一脚踩在最下面台阶的棱角上。好奇怪,我总是记不清自己摔倒的轨迹,只记得跌倒后糟糕的狼狈姿势和磕到的身体部位。坐了一秒不到,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真糟...

捌月陆日 ·

首先官方回复一下昨天还是前天记的东西。“嫌弃自己不期待未来可能存在的完美爱情或完美对象”。回来之前和李子聊啊聊,她反反复复提醒我,或许用警告更为恰当,说一定要有很高的要求,要用完美去要求恋爱的关系和对象,他就是要对你顶好顶好,好得不能再好才行。我知道这句话在李子和母亲的嘴里就是一个意思:“要用白马王子的标准去找对象才能勉强凑合着谈恋爱。”我也知道只是因为他们对我太好,才觉得只有完美配得上自己重视的人。

但可惜了自己完全没有期望的冲动和对完美的渴求。找来的对象不可能完美,即使完美也无法让人快乐,无论是谁对谁好都有周期或者极限,无论是朋友关系还是恋爱关系都是凑合凑合而已。我既以这样的观念为傲,又...

捌月伍日

想在有窗户的卫生间洗澡。想在有窗户的厨房做饭吃饭。不要客厅不要餐厅。直接睡在最接近窗户的地板上。

今天上午发晕。一整天运动挺多。吃的更多。地图还在烦恼。下午了结了面试。其实紧张的要死。

嫌弃自己到现在还紧张得心态不平。嫌弃自己不期待未来可能存在的完美爱情或完美对象。嫌弃自己不会化妆。嫌弃自己拖泥带水还自诩果决。嫌弃自己的所有。面试只能告诉我自己有多差劲多残破,多脆弱多无用。

面试的意义止于此。若成功了则是好运的功劳。若失败后说这样更好不枉锻炼一场——不过是精神胜利法。

没有一瞬间的心态令人满意。

明天希望读完洛丽塔。不过大概是很难的。读书笔记要跟上。新闻要坚持。克制。节制...

捌月肆日 · 老家第三日

今天收到了不错的消息。进入了面试环节。一边忧心忡忡猜测明天的面试内容,一边沾沾自喜地觉得做得还不错,思虑至此立刻战战兢兢打消侥幸的骄傲,运气而已、运气而已。


今天在舅妈家呆了大半日。聊天,看书,无话可说,然后包饺子、吃饭。昨天喝了几口啤酒,今天喝了几口红酒。酒精像火焰一样燃烧,搞不懂除了恐惧还有什么合适的情绪可以面对。

他们考虑着小辈的未来和人生。什么“不结婚不生子的女人是不完整的”,什么“没有家庭可不行”,什么“是哪里人?考上哪个学校了?”,根本没有自由。可笑的是我在很多情况下“完全愿意服从调剂”,尤其如果那是姥姥的意愿的话,只要不是落后或过分的要求。

婚姻作为交易和契约都比真心更...

捌月叁日 · 老家第二日

昨天忙着弄某夏令营的申请,吃饭也不尽兴,满眼都是二维码形状的字符,这种“工作状态”也好也不好,好在全身心投入,坏在心力憔悴。

今天下午总算在路上搞完了。想不出的时候就听歌睡过去拉倒,起来了再动脑筋,不失为好的休息方式。


我是昨天清晨回到老家的。堆积了半夜的思念从踏出上海房子大门的那一刻起就烟消云散了。第二次坐飞机回来,虹桥机场变化不小,而老家的机场数年来没有一点不同,我甚至记得小学一年级在哪里上了洗手间。变化不易察觉,而熟悉的感觉深刻记忆。

我悄悄开门进屋,走进餐厅,姥姥几乎是跳起来冲上来抱住我的,她用家乡话说“想你想得很”。我找不出其他词语去形容思念的分量。很得很得很。老家人这么说...

柒月叁拾壹日

又选择了这一首歌。和D,李子,萱聚了。晚饭后拍照,和李子、母亲聊到第二天。

听李子弹琴,太动人的古典曲子。

有些话不曾对任何人说过,因为不敢,只能在lofter上写。还有些lofter上也不敢写,就拿出本子刻下恶毒的欲念。

虽然事情大小不可等同,但矛盾、纠结、颓废、绝望、疲惫是很类似的。lofter上看到很多“难以活下去”的人,都会觉得自己的幸福是罪恶,自己身在其中无比享受而无法体会他人之痛苦是罪恶。另一边又自私地不想承担一点点责任,放任自己没有牺牲精神
。我很难过,听着听着就想流泪,却不知为谁在哭。

我想对李子说,你是对的,你没有错。大人们总是问为什么我们不愿意有一点点...

柒月叁拾壹日

在ted上听到演讲里的一句话,戳中了自己的心思。

——我总是想问这个问题,为什么是我。Why me?

——后来我知道了答案,因为是我在黑夜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只因总有一些声音在脑中徘徊不去,因为是我左思右想无法抛开或这或那的想法的疑惑,所以就是我。

现在已经到了,想要免费辅导历史都会被嘲笑“你真善良”的时候了。现在已经到了,对金钱无感就被看做虚伪或幼稚的时候了。

有段子说,小时候只要从三级台阶上跳下去就可以获得快乐,长大后要八层楼才行。

是不是当幸福成为了义务,痛苦成了默会的真相,大大咧咧敞开怀抱的幸福就成了不道德的?

我想说,还是学校好。听佘大师说:我们不累,今天只要你们开心就好...

柒月叁拾日

和老师对接礼物的事情,地图果然被委婉地否决了。虽然早有预料,好不惊讶,但还是一阵心痛,要落泪。又念及之后的日子不知有多少此种情境,难过毫无价值。

看了很多水粉的教程,把昨天起稿临摹的cc勾完了。我喜欢水粉。原始而野蛮的笔触,有氤氤氲氲的美。看大师自由恣意地运笔,在堆叠色彩的时候心无旁骛,周身一片寂静,绝对自由。

我想推脱责任,但又无比不甘。其实只要稍稍逼自己一句话就可以不畏结果地做下去。学会交流,学会求助,不仅向亲近的人,也向师长和前辈。

昨天读完了《吾国与吾民》。今天开《失控》,上世纪的书,有未卜先知的智慧在。kindle上下了满满的电子书,画了五十多,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柒月贰拾捌日 · 关于metoo以及其他

起于昨夜的一个梦,近来各方吵得太过激烈,不少文章不仅有理有据,而且非常具有煽动性,总觉得零碎的想法若不记录下来,就不免被风吹散了去,被无心的路人捡了去。


昨天梦见的是自己认为的“性骚扰”,没有普遍性,只是一个未经世事、胆怯懦弱的少女自以为的骚扰;不至于侵犯,但确实算得上骚扰。梦里在图书馆,先是被陌生的男子攥住了手腕甩不开,后又被另一男子堵在书柜和墙壁之间。

无足轻重的体验,即使是真的,也无伤大雅。对于大多数男孩和女孩,或许都会这么想。我也对自己将此归为“性骚扰”而失望不已。但是,梦里也会有情绪,比如恐慌,比如抵触,比如屈辱。

无论是阅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还是网络上的经...

柒月贰拾柒日

昨晚读的《心经》。狂涌的眼泪。

自己似乎和年纪轻的“后辈”可以更好地聊天,和前辈们总是不免拘谨。

我要慢慢编制自己的故事,讲给母亲听。故事里言君慢慢地出现,以最合理的姿态。

和某学弟讨论了几句最近的事情。

林语堂的书还真是很适合当下读。

今天看了五节视频,港科大的课非常认真。教授发音完美。

自私而美丽的女人。拼命留住最后留不住的东西。


“他爱她,然而他仅如此待她。”


以一己之力与整座堡垒抗衡,实际上是一种浪漫。

我竟然仍爱着浪漫。

柒月贰拾伍日

有几天没有记录了。今天开始取消午睡,调整一下生物钟。希望能够在一堆杂事堆里静下心来看书,补读书笔记。

下午读书比较能进去。《吾国与吾民》和《The importance of living》一起下去,倒是有互补的奇效。

昨天晚上到处找小说读,最后一个小时看完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一边读一边觉得房思琪里面的天马行空还真是有着张爱玲的影子。引人熬夜阅读的才是好小说,眼泪要慢慢地磕磕绊绊地流下来,就像穿过坑坑洼洼的旷野,还是走不近笔者的读者。

犀利中有一些柔弱,或者是柔弱包裹着犀利。大概到如今所有人都还在期待那一眼对望里的谅解:我们不过是自私的男女而已。


这两天也鬼使神差...

柒月拾玖日

大概是迪士尼那天回来吃了两块冰西瓜,今天开始间歇性胃痛了。

某一次梦到自己在舞台中央跳舞,最后结局不是很体面。找了bang bang 的编舞慢速播放学动作。现在可以做到在镜子前摆胯绕胸了。与其说是性感的舞蹈,不如说是活力吧。一个人跳一个人的样子,有无数种感觉。

被推荐了allan taylor的歌。passengers之后的第二个歌手专辑循环。听stranger的时候在淌汗,后来不知道鼻子上是不是汗了。

howling at the moon

柒月拾柒日

去了迪士尼。和言君一起玩了一整天。

这里有如梦境。那句话说:“用你自己的精彩去感动整个世界吧。”

是的,迪士尼做到了,感动了全世界,用诸如“真爱永恒”之类浅白而为人耻笑的信仰感动了每一个或鲜活或颓废的灵魂。

我自己就是这样奇怪。被花露水和消毒水的气味迷得神魂颠倒,把手放在水里就幸福得无以复加,一点点速度和高度就是值得纪念的刺激体验,开心起来笑到变形举止好不文雅矜持。

这一天真不错。有言君,X,小Y。玩了从来不会去玩的打水仗。第一次坐了过山车。一点点在言君面前有些肆无忌惮(?),可乐滴在手背上直接吸溜进嘴里,竟然过程还被看了个完整?脸真是丢尽了。

但仍然没有什么丢脸的自觉...

柒月拾陆日

听听力听哭了。唉。school of life总是能够戳心。

冷峻而谦和的男声缓缓道来,似乎有八十多期了,这个暑假想仔仔细细温习一遍。

一边听一边复述跟读,一边查词一边抄写,半个小时才听了四分钟的前半段。以前自己兜兜转转试图用中文描述的东西在另一种语言中轻而易举地明晰了。

“是我们太天真。”

是笑他们天真的我们太天真了。

爱是多么需要勇气的事情。Jesus的爱成了两千多年的奇迹。木心唯爱基督的这一个奇迹。

早上游了1300米。跳了爵士操。想慢慢把jazz学起来。跳舞成为岸上的自由。与水中的相对。

下午因为明天的安排和母亲发生冲突。我想自己尽全力在平衡这一切,却还是让...

1 / 22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