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月贰拾贰日

电热毯的红色指示灯闪着

被窝里流下的眼泪被捂热了

两层棉被紧紧拥抱着彼此

环抱着双肩的手臂终于得以解脱

吊灯的开关就在进门右手边的墙壁上

一抬手就可以点亮布满灰霾的冬天

你仍然感到饥饿与疲惫

但是你深知这饥饿与疲惫不会将你永远击倒

回家了。写下一些关于家的感觉。鼻子一酸,希望生活永远如此下去。

壹月拾柒日

我知道啊,我知道只有自己像个没有朋友的人,从来不和别约吃饭,从来不找朋友约出去玩。我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有多差劲。我还是不敢面对这种事情。

你不就是在逼我吗?我当然知道社交和人脉意味着什么,我当然知道自己的无知和信息的滞后,我知道胆怯懦弱但是舒舒服服,我不觉得一个人来去有什么不好,为什么我要让自己那么累?

只有一个人出去玩的时候,我才可以放松,我才可以感受到一点自由。我也讨厌自己这样的感觉,但是越是讨厌越是觉得自己不可能改变。

我直接挂了母亲的语音电话,因为我哭得说不出话来。原来一个人是不被允许的,就像瀚文姐姐,即使活得那么惬意,在别人的眼里还是个缺失了太多应有的经历的人。...

壹月拾柒日

期末考结束了。高数没有发挥好。一道完全没有难度的题卡掉了一半的时间。


第一次觉得不懂自己,怎么就转不过弯来。


不管怎样,结束了。收拾房间。在室友都离开的房间里茫然失措。去借到了想看的书。班级轰趴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来了。无事可做,浪费电量。


昨天看着照片从书本里掉出来,忽然被极度的思念卷入了悲伤。

壹月拾肆日

好伤心好伤心啊为什么健美操都只有这么点分!?

真的是无话可说。有所期待的课都一个个落空了。那就这样吧。不至于失望到自我放弃,不过是不甘心的劲头又上来了而已。

史纲拿了86,超出预期了,所以还算满足。但是健美操为什么都上不了90。上课很开心是没错,很喜欢老师是没错,但是这么多感觉加起来都无法抵消对分数的失望。

前两天背专业课到暴饮暴食……真的是很烦又没劲烦。

把姥姥和妈妈的照片贴在书桌前面。

无论有多失望,无论失望多少次,都不会停止拿到更好分数的希望和渴望。

不能输给自己吧。

明天的专业课考试大家都拼了。

阴冷的楼道里背书。

真是不错的体验。

壹月拾贰日

昨天晚上的状态差到极致了。好久没有失眠,因为睡得晚,翻一下手机很快就能睡着。但是昨天不行,倒腾到两点半坐起来看课本。睡不着。可能是因为中午喝了咖啡,后劲儿还在。晚上和舍友就绩点和家庭的事儿聊了很久,不知道是什么压住了心脏,让它跳的这么累。

周一要考传播学概论了。但是却静不下心来复习。一气之下几乎把手机上的app卸载了一半,越来越觉得自己差劲,控制不了自己,只拿了84的英语课,做一个决定要犹豫很久很久,一切都很糟糕,一切都让我没法骄傲。

连自信也不能。

早上七点半照常醒了。我似乎又陷入了儿时“睡不着就会死”的怪圈。不知道心理压力到底从何而来。莫非是因为和室友聊得太多?话还是不...

壹月玖日

胃疼。考完汉语语言修养,背历史。

买了贾平凹的《废都》,好看,休息的时候读个一两章,很吸引人。有一种朴素的荒诞。

想了挺多才打开页面想写,到这里忽然就没劲儿想也没劲儿写了。

等会儿去洗个澡吧。


b站上找到了考研的史纲视频,很喜欢这位徐涛老师讲课的风格和方式。在出入之间,在教授考点和传达自己想法之间找到了微妙的平衡。之前很疑惑的关于“阶级局限性”的问题得到了解答,他的回答也印证了学习史纲的时候与学历史不一样的感受。

毕竟这是一门政治课。政治是要有立场的。

这位老师让我很有好感,很大程度上就在于他区分了自己站在讲台上的角色和讲台下的角色,他可以带着讲台下的记忆和包袱讲课...

壹月柒日


已经在期待考完试之后的日子了。我可以找个地方待一整天,读书、念书,或者去拍照,到处走走。

听一些音乐治疗,非常自然的声音。海浪和蝉鸣。

继续控制好自己。各个方面。明天去哪里自习呢?或许就待在宿舍吧。

在lofter读到激烈的言辞,已经开始失去了同感。“做人之道”是不合理的吗?如何用我们不公正的眼睛去衡量别人的动机呢?传播学的研究都非常有意思,昨天写了长长的一段却没来得及保存,今早一看都没有了。

北大青年发了休刊词,写得真好。被感动,被敦促着。昨天和言君吃了饭,聊的很愉快。我们都走上了自己享受的道路呢。

似乎每一门学科都可以自信地给院内的学生们传达自豪感和使命感。似乎事...

壹月肆日

有些感慨。

似乎现在新闻的原则成了判定是否成为新闻的标准,且是很难达到的标准。

媒体可以成为广场。

我喜欢广场这个概念。《公共人的衰落》强调了允许陌生人彼此交流的公共场域的重要性,让我想到清迈的塔佩门。

广场和集市,真是美好的地方。不大的一片开阔自由的空间,鸽子和人类杂居于此,街头艺术表演家们无需在意人类的眼光,似乎只为鸽子演奏就已经是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广场有一种距离感,但也有恰到好处的、足以促使人建立人际关系的分寸感。

声音嘈杂,众声鼎沸,但即使是落单的人也可以缓解些许孤独。

在食堂里和教学楼,面朝窗户的吧台座位或者单人座位总是首先被占满。我们是在害怕陌生,还是厌...

壹月叁日

今天出了本学期第一门课的成绩。中俄文化交流史,本来希望这门课可以为自己拉拉分数,希望上九十的,结果只有89。

昨天上完英语课给Steele写了邮件,告诉她很感谢她把牧羊少年的故事带给我们。尽管英语课成了这个学期的痛点和缺憾,但对这门课和这位老师我始终是喜欢的。

大一上的绩点很重要,但这一学期也已经到这里了。很久没有读诗词或者古文,但还是记得“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无论上一秒有多么堕落多么糟糕,下一秒我都有机会去做很棒的、很有意义的事情。

上午为面试准备自我介绍,仔细化了妆换了衣服,结果过去二十分钟搞定也没说什么,更多是告知我们情况。我犹豫了很久还是抓住了这个机会,想想下个...

壹月贰日

继续读lofter。刚刚看到四月份。

当时我说,可能高考完了,我会成为疯子。不禁笑自己,也气自己,没能成为疯子,只是沦为庸人罢了。

高三的时候,天很蓝,冬天和春天都是色彩斑斓的样子。原来我喜欢的从来都不是某个特定的季节,而是特定城市里特定季节留下的记忆。

北方的冬天来得太早。没有颜色。没有温暖的阳光。光线刺眼而令人眩晕。昨天在文史楼自习,阳光隔着窗户才显出一丝温度。

不可抑制地想家,想念我的大桌子。看着以前拍下的照片,就像看着那天从日记本里掉出的姥姥十年前的照片,鼻子一酸。

昨晚翻开《柏拉图对话录》。累的时候要读书。

       今天是喜闻乐见的“最后一日”。

       今天晚上,微博微信空间贴吧lofter上应该都是慢慢地年末总结和新年期望。看着觉得很有趣,大多数人会觉得过去的一年虽然有很多遗憾但却还是很美好的一年,然后给下一年布置更多很可能会成为遗憾但也抱着收获美好心情愿望的期待。

       关于自己的话不想多说什么了。从上周三开始给自己录视频,对着镜头练习英语和说话,以后这些flag...

拾贰月贰拾肆日

今天晚上是平安夜。昨天去数院的双旦晚会凑了个热闹,结果抱着抽奖的想法去,还是没能坚持坐在那儿看完全程。这种环境实在不适合我,除了偶尔的舞蹈节目会好好看看其他时间都在看公众号了。

空闲的时候会刷一刷华为传媒的b站账号,很多鸡汤式的短片倒是屡试不爽,永远可以刺激视觉和进取心。

把经济学人杂志打印下来,终于慢慢养成了每天精读的习惯,但口语还是完全跟不上,尤其是自己带全组准备报告和pre的这个时候,一想到一大堆自己计划中的事情毫无头绪就开始抓狂。

今天早上第一次占到了三楼高桌子的自习位置。现在已经习惯性翘掉史纲和形策课了。坐在教室里实在是听不进去,连自己整理ppt的意愿都没有,...

拾贰月贰拾日

开始准备媒介实践的小组纸质报告。

突然发现,在新闻传播学到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投其所好。

为了pre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形式主义和逢场作戏还真是没什么能谴责的。讨一位明明白白把喜欢男生放在脸上的老师开心大概也是门技术吧。

这么说来,这倒是一门收获不小的课了(笑)

拾贰月拾玖日

L今天发了条消息问:人的价值是不是必须靠他人才能体现?

很想回答说,不是的,但想了想又觉得,知觉中答案是肯定的。再细想,觉得都不尽然。

体现是什么概念?是说要被其他人观察到、理解到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确实要依靠他人来体现自己的价值。还是说,自己观察到、捕捉到的价值意识也算在内呢?这样的话,我觉得未必需要他者的目光。

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办法把枝枝蔓蔓砍削干净了去想,因为完全没办法构想出不依靠他人而存在的生命状态。连自我的意识都是在他人的影响下发展并形成的,我找不到什么例子可以说明价值感可以完全独立于他人。

价值是否可以被解释为:意识到自己存在的必要性和合理性?那么必要是对谁而言的呢?合...

《枪炮、病菌与钢铁》读书报告:传播如何塑造了世界的历史和文明

发布了长文章:《枪炮、病菌与钢铁》读书报告:传播如何塑造了世界的历史和文明

点击查看

一改读书报告。

推荐一波枪炮。

拾贰月拾陆日

今天是要失血过多而亡的节奏(笑)

下午跑出寝室找地方自习,换了两家书店。论文又码了两千。

吃了路边碰上的吉野家。上一次吃也是第一次吃,是八年之前的世博会,我和母亲去吃了一碗牛肉饭,觉得太不对胃口就立下了再也不吃的flag。

今天吃了它的蘑菇和鸡肉,比想象中好吃太多。蘑菇是很厚重的黑胡椒味,辣的眼泪要出来了,却觉得挺爽。

走在中关村暗下来的街上,突然觉得在这个城市自己什么都没有,连面包都吃不到怀念的味道,连全家里的三明治都不一样。

突然很想念红宝石,以前明明一口都不愿意吃的。

李荣浩的歌听了好些天。这首爸爸妈妈听了又听总是不愿切掉。《戒烟》和《爸爸妈妈》的歌词都很喜欢...

拾贰月拾肆日

https://mp.weixin.qq.com/s/KqznTYTYgnCpAqzGfJfKTg

舍友昨天熬夜排了推送。

真的好喜欢这个题目。

感觉一个月开始倒计时的心情被看穿了。

好棒啊。

突然想到了寒假里可以做的事情。

我想拍一个视频。写一写文章。

举荐一下被埋没的好吃的(笑)

爱材之心爆棚了。


在lofer是很真诚地希望喜欢文章的人可以转发。

之前几篇没有拿过来,大概是因为自己不太满意吧。

但这次文案写得还是很尽兴的(虽然只有一小段哈哈)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希望每一个阅读量都是心甘情愿货真价实的啊。


今天忘带手机,正好安安心心背一背英语。

元旦想自己去

拾贰月拾肆日

两个挺感慨的事情。

媒介实践的小组公众号这两天在疯狂转发,颇有几分做传销的劲头。爸妈亲戚老师朋友全都一个个私聊求扩求转发,只是求一个还能入眼的阅读量数据而已。

结果刚刚刷微信群,一位组员截了淘宝上刷赞刷阅读量的产品图,附上一句“组长怎么看?”

不想理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卑微。小组全靠我和两位室友撑起来,现在想着视频怎么搞的也只有我一个人了。我想是自己领导力的问题,但平心而论没有哪位组长做得像我这么糟糕,偏偏我也无力、无心去指责她们什么。

只要几十块钱,就可以不用拉下脸、发红包去求转发了。多轻松啊。但传播不是这样子的,我们没有做好宣传,为什么还要再错下去呢?宁可蹭热点也不想去买数据。热点还...

拾贰月拾日

新闻传播导论的课上看完了一整集《新闻调查》,是柴静主持的一期关于天价住院费的报道。老师之后又提供了另一篇财新媒体给出的深度调查,提出了一些问题有待讨论。


在今天的课之前,即使早就已经了解到新闻报道对事实的筛选完全可以导出截然不同的结果和判断,也清楚地知道任何节目或报道都有着非真实的可能性,但明目张胆地质疑央视报道的新闻素材还真是头一遭。或许是央视的公信力确实已然深入人心,又或许对于这种似乎离自己很遥远的东西总有着冷漠与旁观的态度,我很少质疑央视的“真实性”。

不过即使是这一次新闻调查,在已经呈现出的内容和事实上,央视也没有说谎。可以说他们几乎没有呈现事实,也不以论证观点为目...

拾壹月叁拾日

没想到昨天推的稿子已经有一万二的阅读量了。编辑发来消息说,加油。

我自己点进去的次数都不下十次了吧。我想看别人在评论些什么。看到有人援引自己的句子自勉,觉得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我看到最后一条评论是母亲写的。她的口气就好像一个眼光苛刻的评论家,但我知道她感到无比骄傲,推送一出她就给我发了红包。

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一篇文章因为反复打磨、反复被否定、尽管最后仍然有残缺,却成了独一无二的存在。就像孩子之于父母。

第一次希望读者把所有给我的褒奖和认可都给予这篇文章,因为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在它背后熬夜苦干,还有一直配合到最后的受访者、反复约采的记者和一个字一个字抠细节的总编和编辑。...

拾壹月贰拾捌日

编辑说今天应该会推送我的稿子。写了快一个月,终于能够发出来还是挺激动的。下周又要接新稿子了。和经济学院的另一位新人比起来,总觉得不甘心。心态不够好。第一次发文就过万阅读量,我总觉得要归功于她拿到的好题(笑)

今天是成功控制饮食的第三天。真的还是蛮纠结蛮痛苦的,这种挣扎往大了说和《复活》里的罪恶感没什么区别吧。中午特别特别想吃面包,在教室门口干站了五分钟转身直接去食堂了。

中俄文化交流的题已经推翻了四个,昨天本想把第五个也推翻,结果发现没有什么既感兴趣又创新还很有价值的题了,追求完全创新真的挺不现实的,所以就想在托尔斯泰这边做下去了。本来是想通过论文督促自己把《复活》啃完,结果昨天就打退堂鼓...

拾壹月贰拾贰日

社会学的想象力读得差不多了。剩下两章先搁着。得空把西方社会理论的教材翻一翻补一补基础知识再看完。

假期堆了很多东西,费孝通和亨廷顿都没有读完。

那天郁闷的时候去图书馆借了鲁迅,在书柜旁边看睡着了。读到“愿他生存,愿他比自己更好,愿他超越自己,愿他改变”,竟然落泪了。父母最好的爱便是如此了吧,自己何其幸福?

今天听了戴锦华老师的讲座。明后天还有两场讲座想听。

拾壹月拾玖日

今天合唱排练,班主任给每个人发了糖葫芦。回到寝室给室友庆祝生日,又吃了一整块冰淇淋蛋糕。

我到处找根鸟的票。翻遍了柜子都没有。我想一定是弄丢了,想着再来一张最低票价的,进场之后坐原来的位置就好。

晚上开新的双氧水,弯腰去桌板下面找,一眼看到夹在木板缝里的票子。

这是在开玩笑吗?我想哭了。

今天丢下稿子和推送跑去看展览。下了公交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大风吹得头发全部蒙住眼睛,一连试了好几辆ofo都是坏的,终于骑上车好不容易才找到犄角旮旯里的展厅。

出来之后想骑车顺便去798。沿着首都机场的大路骑,跟着错误的导航走偏了。手机快没电了。身上没有带现金。路边种着墓地里到处都是的...

拾壹月拾伍日

脚疼了几天慢慢有些好转。今天下午没课,跑到家乐福来买周六活动的物资。

高数的期中考试结束了,但一刻都不能放松,后天就要考四级口语了,这两天专心练真题,还有推送和小组活动,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去平安里转转。

复习期中考试的时候有一些特别的感受。很久没有考试了,慢慢地忘记了考场上的状态。做到一道题,没有思路,看了答案才发现这是高中做过的题型。想到君君老师,想到她家里的小狗,想到周日的下午。老师说的很多东西一点点被证明是对的了,包括当时没上心去习惯的证明思路,到了大学成了必须掌握的东西。

最近常常怀念高中,倒不是想要回去,只是觉得想想当时的生活很幸福,想想现在的老师们也觉得幸福。

现在每天喝咖...

拾月捌日

从飞机上俯瞰魔都满心都是感动。

大学容易疲惫容易颓废但至少有自由。

我和母亲告别的时候,说完再见就不能回头了。

好好做,做下去。

拾月陆日

国庆假期就要结束了。明天上午的高铁回学校。这两天挺头大的。坐在泰国清迈的双条车上,思考着自己会不会碰上地震台风什么的就此死掉,也思考着回到学校之后要做的一件件事情。北青的任务下来了,当写作渗透到工作中去的时候,lofter变得没那么舒坦自然了。

明天回去要检查两项作业,明天的高铁上把立项的思路写一写。到处找主题和细节去切入,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找到想写想读的文章。按摩师,理发师,飞行员,快递员,各种各样的人群这时都变成了被剖析的数据和文献。

还没规律地开始上课学习,已经感觉压力大得难以承受了。生活还是很愉快,但自己很不令人愉快。去一趟清迈非常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对甜食的依赖和沉醉,...

玖月叁拾日

被说成了心硬的强大女人。

真可笑。但也真是合理。我愿意做恶人。我愿意别人说我天性凉薄。我是否在玩弄感情,我自己知道没有。我是否觉得他们的多情很可笑?我知道没有,我的滥情更可笑。

我不会哭。即使我是猝不及防被分手的那个。我绝对不会在他的面前哭。我要比他更坦然,更轻松,更满不在乎。

为什么我们要被谴责?我被谴责无所谓,因为我确实变化太快,冷心冷清。但其他姑娘们呢?“女人”一词,实在是太沉重的标签了。弹幕中总是出现“呵 女人”或者“呵 男人”之类的。我不懂这除了迁怒还有什么缘由,要以偏概全,蒙蔽双眼。

在校园里看到一个矮小的成年人,巨大的脸庞和短小的四肢形成奇异的违和感。我不知道她要有怎样的...

玖月贰拾伍日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和言君继续聊天。似乎因为没有其他人可以联系,也是因为过于习惯,连费劲克制回复的意愿都没有了。

我想自己大概是从生活中把言君拿走放到心里了吧。我想自己大概会经常想起我们经历的为数不多的事情。现在不再困扰也没有烦躁,只是很平静愉悦地回味。就好像想到姥姥和孤独的老家,我已经不再哭了。我不再需要言君立刻回复消息,就好像我不再祈求姥姥来上海住着。只靠想象和想念,我就可以走下去,走下去,很好。

言君和L不一样,最后他妥协了。因为无论他妥协与否,我都不会改变。悉达多告别渴慕乐,但却忘不掉她。我们被教会了太多东西,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被夺走。

看到国关辩论队的新闻,在照片里面找熟悉的面...

1 / 23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