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锁之八

唯真理不可信。
却又总是充满说服人心的力量。

唯梦不可盲目追。
如同寻着自己尾巴尖儿奔跑的小狗。

唯欲望不可轻易碰。
却不论神明上帝都无法逃脱。

唯真情与利益。
唯善与恶。
罪与赏。
黑与白。
明与暗。
对与错。
无实质之间隙。
却一个成了正义,一个下了地狱。

被供奉在圣坛上的。
依旧挣脱不了世俗的枷锁。
被唾弃遗忘的。
又何必叹息。

若一切只是梦和幻觉。

一切皆惘然。

枷锁之七

人是应当会做梦的。
人是应当自欺的。
唯独不要忍耐。
哪怕伤害他人乃至世界都不可以忍耐。
需要的,就开口。
像索取一样简单。

疼痛是用来诉说的。
而非用来证明什么的存在。

漂浮和飞行。
不过都是某种形式上的逃脱。

枷锁之六

大多数哲学问题的讨论都是建立在
"人类所有感知到的普遍的大众认同的规律都是正确"
这一前提之下。

我们都在以
"先前的充满不确定性的以个人标准约定俗成的经验"
判断
"完全有可能随时发生改变的未来"。

如果一切的一切都是被假定为"正确"的错误。
我们又在谈些什么?

枷锁之五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活着和等死有什么区别?
死亡是怎样的感受?
意义和价值真的有他们本身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吗?
人的追求真的能够有所得吗?
一辈子完结之后灵魂去了哪里呢?
欲望和内心真的可以改变吗?
命运真的握在自己手里吗?

谁能回答我。
让我解开枷锁。

枷锁之四

一辈子人到底获得了什么?
活着和等死又有什么区别?
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带不走。只能眼睁睁的看这世界继续转动。
唯一获利的只有这个仍在转动着的世界。
这个世界汲取了无数个时代的精髓。却毫无羞愧之感。
这世界只会索取。只会渲染永恒的"恶"。
活着就是等死。
所谓"活着的意义"只是人类为了安慰自己而创建的一个虚假梦境罢了。
即使什么都不做,死的时候也不会少些什么。
人类认为的"活着的遗憾"在那时已经没有价值了。
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死了就是死了。死亡映照出人类活着的姿态。
疲惫地度过一辈子,告诉自己这是充实。
欺骗自己伤痕累累的心,自己已经没有遗憾了。
然后虽不愿承认,还是喃喃。
"唯一的遗憾就是不管多充实总是要死掉的...

枷锁之三

欲望是头倔强的小兽。
我们与他形同一体。在喂养他的同时感觉到无与伦比的快乐。
于是我们一日复一日地给予他。
最清澈的灵魂和思想。
最完美的生命和躯体。
只有在喂养它的时候我们不计回报。
因为我们想:他会服从于我们。
以此来回报我们无偿的给予。
我们沉醉在哺育他的过程中产生的巨大成就感里。
我们堕落于此。
丧失戒备和驯服他的觉悟。
他将我们吞噬。
或者我们将他踩在脚下。

枷锁之二

世界上没有太多的结果和意义
价值和条件
社会不过是人们用来逃避责任创造出的替罪羊
背负万千个说谎者的荒诞骂名
人性本是恶的
不过需要导火索将恶点燃
欲望和自尊心是最好的火药
自尊心捆住了我们前行的脚步
欲望被冠名成文质彬彬的梦想
如此污浊
如此悲伤

枷锁之一

我在想如果我没有离开那里我将会是怎样?
不曾有过答案。
没有体验过就不能妄下判断。
只是一个人一辈子只能选择一条路,
一旦走上这条路便失去了体验其他道路的资格。
如果你的手里打着望远镜。
那么你可以隐匿在灌木丛里窥探其他路上行走着的人们。
你看到他们困难重重坎坷不断,
于是你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你看到他们比自己更幸福更快乐,
于是你小小的嫉妒心理开始发芽。
人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该选择什么、该做什么。
因为选择的本质就是尝试一个危险的未知。
但是选择不可逃避。
每个人都必须承担风险和责任。
就在一次次选择中我们被磨去了棱角。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