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叁拾壹日

又选择了这一首歌。和D,李子,萱聚了。晚饭后拍照,和李子、母亲聊到第二天。

听李子弹琴,太动人的古典曲子。

有些话不曾对任何人说过,因为不敢,只能在lofter上写。还有些lofter上也不敢写,就拿出本子刻下恶毒的欲念。

虽然事情大小不可等同,但矛盾、纠结、颓废、绝望、疲惫是很类似的。lofter上看到很多“难以活下去”的人,都会觉得自己的幸福是罪恶,自己身在其中无比享受而无法体会他人之痛苦是罪恶。另一边又自私地不想承担一点点责任,放任自己没有牺牲精神
。我很难过,听着听着就想流泪,却不知为谁在哭。

我想对李子说,你是对的,你没有错。大人们总是问为什么我们不愿意有一点点牺牲,总是在想我们为什么自私又无理取闹。但至少我们知道自己病了。我们知道审视你们和我们自己,以及我们活着的这个世界。而他们,他们中间藏着太多装聋作哑的人或者自以为看得见一切的瞎子。

不是只有你才脆弱,你已经很坚强了。这么大的问题,你都敢说出来,你都敢向他人求助,这已经是最大的勇气了。哪怕一点点的颓丧,我都不敢说。我总是想向你一样活得激烈、笔直如竹节,但我没有勇气承受你在承受的痛苦。

但我知道不知所以然地开始哭,我知道觉得自己没有错却又似乎只有自己错了的感受,我知道迫切地想要理解——不是安慰而是理解,我知道逃离这个屋檐的冲动,我知道自己想要摆脱过去却又前途未卜。

“我懂你。”这话太奢侈。只能说,我在你身上看见另一个自己。我第一次主动伸开双臂去拥抱一个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虚伪空洞。保护好自己,让自己快乐,少吸烟,少熬夜,我们不是一个圈子,但我无比希望你好。我希望你好。我希望你一直有愿意听你倾诉的人。我希望你找到懂你的人。我希望我们都好好地活下去,我是因为恐惧,而你是因为勇气。

你教我太多。你哭着反驳的那些话,有不少是我对自己一遍遍重复的语言。他们难道没有错吗?为什么是我啊?我的痛苦很小,但小小的痛苦已然把我压到接近你所在的悬崖的地方。

我还是不行,还是不行。为什么不行?为什么做不到?我能做到什么?我又值得什么?我在这些时候拟想出姥姥的形象,让自己脱离纠缠着无法摆脱的枷锁。

我应该从今晚开始新的祈祷。

评论
热度(3)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