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叁拾日

和老师对接礼物的事情,地图果然被委婉地否决了。虽然早有预料,好不惊讶,但还是一阵心痛,要落泪。又念及之后的日子不知有多少此种情境,难过毫无价值。

看了很多水粉的教程,把昨天起稿临摹的cc勾完了。我喜欢水粉。原始而野蛮的笔触,有氤氤氲氲的美。看大师自由恣意地运笔,在堆叠色彩的时候心无旁骛,周身一片寂静,绝对自由。

我想推脱责任,但又无比不甘。其实只要稍稍逼自己一句话就可以不畏结果地做下去。学会交流,学会求助,不仅向亲近的人,也向师长和前辈。

昨天读完了《吾国与吾民》。今天开《失控》,上世纪的书,有未卜先知的智慧在。kindle上下了满满的电子书,画了五十多,明天的明天的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这两天下午窝在爸妈卧室的窗台上看书,当真是惬意极了。昨天肚子痛了一整天,只有捂着被子靠在窗边的时候最快乐。银杏树是一片深绿,摇着摇着成了金黄,落了满地如五角硬币闪光。今天放着大提琴曲搁了书,没多久就昏昏沉沉地歪倒。

还是喜欢纸质书,还是喜欢窗户下的大理石,母亲织的薄毯下面是冰凉的纹理,床帘一拉,隐身于世界,拜托不掉小时候养成的玩性。

大学里跳不了舞,我就画画。把颜料用完之前,不要再停下了。跟风去买了水彩,忘掉送给姥姥的水粉画,其实都不算精通,但水粉带了太多缅怀的复杂情愫,注定要更多一份吸引力。

在哪里未来都看不见。有限之物方为生命。明天和D,李子,萱小聚。

评论
热度(5)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