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拾贰日

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看了看QQ计步,已经是两万多了。歇了再走,走走歇歇。走过很多没有到过的地方。爬山虎缠着电线杆。在哪里都是一样的风景。

福州路满满的是书店和文化用品店。这些活着的商铺似乎昭示着仍有许多人以此为生,仍有艺术家如渊中潜龙。在小店里看到很棒的笔记本设计,偷来改装自己的笔记本。

我喜欢人民公园。它让我想起地坛公园。去北京之后,我一定要常常去地坛。每一片叶子都在发光,泛着湖面上才有的涟漪。我看见一片水杉从石板路中间拔地而起,而后打开了荷塘的大门。真漂亮,我竟不知道这儿藏着这么一方世界。老人在唱,在敲敲打打,和最初我们的部落夜生活殊途同归。

梧桐树上的蝉声震耳欲聋,但老人们喜欢这对抗寂寞与静默的昆虫。他们用更大的声音交谈,或者在巨响中沉沉安睡。

我想去坐苹果飞椅。但日头太大,只好作罢。我总是在这样的游戏项目开始之前想好留下的遗言,有备无患,万一就这么死了呢?

碰碰车出发了。不知是开往童年还是未来。

和言君一起看了中华艺术宫的展览。还是,很高兴的。深深地觉得,虽比独自欣赏要多说几句,多笑几次,多费几番力气,但总是有意思的。当代艺术馆里,在黝黑的房间门口犹豫再三不敢踏入,心里在想,若是父亲或者他在就好了。

你看,即使独自欣赏,也需要从他人身上借来勇气。

评论
热度(2)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