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玖日

我知道母亲的意思,但却不知道怎么把自己的意思告诉她,再把她的意思告诉他。母亲希望我好,希望我是主动的那个,希望我快乐并且平安,希望我所值得的最好的一切都能够如愿到来。

我不能告诉她我之所以相信言君,是因为我们已经聊了很多很多,我不能告诉她有这样一个人了解了她无权了解的我。我不能说,关系不是配对配出来的,而是选出来的。

母亲觉得,不应该带着“谈恋爱”的标签走进一个新的环境。我可以理解,因为我也曾这样考量。她不希望其他优秀的人因为一个标签而拒绝接近,我不希望自己因为标签而拒绝接近他人。母亲的担忧是自己不能控制的,但我的担忧却是可以解决的。


今天和言君去看了《我不是药神》。看看明天能否随便写点什么。

在人和人之间周旋,果然不是容易的事情。

评论(4)
热度(2)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