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捌日

散步的时候思来想去,觉着自己的脾气真是不好。容易烦躁,总是抱怨,虽然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在这之间的状态真是恨透了。

烦的时候一定不能讲话,但可以做事情,看书也可以。凡讲话必伤人。还是沉默好。

到晨暮线逛了一圈。想象到斜阳一寸寸盖过书籍封页的样子,烫金色的书名会闪闪发亮,继而整个房间会亮起来。其实不需要太多东西,一张小桌几把椅子已经足够了。看见远处的天空有山峰状的云彩,天容海色本澄清,可能头顶上的才是大海和浪涛,脚下不过是被染脏的天空。

当其他人都在学都在玩都在健身的时候,不得不被铐在椅子上描图上色,父母都觉得不值得。你骗他们说同学都在一起忙。实际上录了的视频可能还没有人看过。你一定要为你笔下的东西负责。但又害怕只有你一个人需要承担全部的责任。

设计是很有意思的工作。你想过做服装设计,做工业设计,家居设计,你很希望能有一个工具把双手做不到的想象变成现实。但你不喜欢被推搡着走,不喜欢毫无创造地重复工作。你清算每一个行为现在,或未来的效用。你发现必须早早地开始投资,时间如此紧迫。当你终于相对自由,却发现无往不在时间的枷锁之中。

你有太多事情想做,而你不愿意舍弃任何一个。选择是门学问,但你贪婪地想选择所有。时间太快了。你成长的同时在衰老,你学习的同时在遗忘,每个人都好像弹簧,又像一边爬一边下滑的井中之蛙。

你不喜欢看街上的人的穿着,你喜欢看他们的脸和眼睛。你听他们的对话,嘲笑他们希望用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安置好无分量的灵魂,恐惧紧随其后——你知道他们中不乏少年天才,也知道自己的灵魂或许比他们更轻浮。

原来曾经作文比赛的冠军最后一心投身于金融。你离金钱这么近又那么远。你学会在所有人闯红灯的时候原地不动,迎接其他面孔上惊异的目光。你学会在人流如潮的霓虹灯下慢慢地走,提醒自己挺胸抬头。

这时你心甘情愿放弃了时间的效用,放弃了追逐必将落下的太阳。有一句话让你无比定心。想要做成一件事,你需要一个计划和不多的时间。

时间真残忍,她把你绑在定时炸弹,你看不见倒计时的数字,只能祈祷,然后不停歇地奔跑。

评论
热度(3)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