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肆日

今天是谢师宴的日子。一不留神暑假已经过了四天。

同桌送了软软的泡沫垫子,下雨了,父母没有来,和同学一家打车,抱着一卷垫子,就好像抱住了狂风中屹立不倒的大树,抱住了一整个家的安全感和踏实感。

校长众目睽睽之下挖出我和言君的事情。想了一路决定告诉母亲。明天约了T,L和言君去看电影。我要学会这样与人相处。

言君提起养兔子。看到视频里的小动物确实很心动,但是突然意识到宠物兔是这样小小的,柔弱的,胆怯的,而自己总在所有的兔子上寻找照片里的那只白兔。很大的身体很长的耳朵,不那么可爱但很真实。我蹲下身子的时候比它大不了多少。它很胆小很怯懦,却任我抚摸。我看着那张照片就想起它,想起我的兔子君,他们这样小,却是保护着我的存在。

以前回老家都要把兔子君带着,它陪我不仅在这里,在故乡,还在颠簸的火车上。我用腿夹住它的脚,比它大不了多少。与其说它在我的怀里,不如说我在它的怀里。从此之后,对每一只我见到的兔子都是不公平的了。

我现在抱着第二任的兔子君。我们分享了很多东西。不仅仅是被窝和被窝里的温暖。

评论
热度(5)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