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月贰拾玖日

这两天情绪不是很平和。或许在家里待久了又毫无头绪是烦躁的根源。总是忍不住和父亲对抗,和母亲顶嘴。明明一起聊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还是不知道怎么样更好地交流。

护照的事情又白做了。现在还真怕“徒然”的感觉。经济学里的理性指的是“做对自己有效用的事情”。如果不能期待未来的效用作为回报,绝大多数事情真的不太愿意去做吧。

想起木心写过的文章,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大都是有目的的,大都是在等待回报,等待效用的显现的。我们不仅需要效用,还需要效用被自己感知到,被他人感知到。思考是等待问题的明晰,写作是等待作品的诞生,爱是等待被爱。是这样吗?

我们未必在做事之前看见可能的回报,也未必有目的地做一切事情,但我们隐隐地被行为的结果推动着,引导着。“我不是为了得到爱才去付出爱的,但我喜欢被爱的感觉。”这样的申辩总有些奇怪。或许我们只是感受到了“保护他”,“希望他更好”,“为他祈祷”,愿意“为他献身”这些冲动,才将其命名为爱的。那这些冲动是哪里来的呢?是否是因为我们曾接受过这些同等的行为?这是爱还是责任,是主动还是被动?是否是因为这些冲动让我们感到充实和存在的实感?这是爱还是欲望?是付出还是享受?履行责任最终也给了我们效用,那是满足,价值和踏实。

动机只有作用于行为本身,或许才可以稍显正当。



晚上把草图发到群里,收到了“很好看”这样的回复。很满足了。我很怕这些又都白白无用了。和言君玩了一盘绝地求生。很累。刺激感不如紧张感。没想到言君玩得还不错,被带着赢了一局。这样的游戏只有当远离真实的时候才被人享受。

评论
热度(2)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