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月贰拾肆日

预测真的是很重要的事啊。

预见到面谈这种尴尬的情境,学生一个一个走掉,自己是倒数第二,心里没什么想法,也没什么动摇。听到法学已经不可能报上的时候,大概打了个寒颤,其他,都基本在意料之内。

国关和政管这么热门确实出乎意料,希望新闻传播能报上,其实历史也可以学。学什么都可以,真的不是假话,但在他人看来总是虚伪不已。

少考了几十分,就要多花很多时间去换一个相等的结果,很公平。我可以努力,我可以继续,雨开始下了,天色幽深,走在水杉树林里,我真想在这里定居。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水杉林子,总是一排一排待着的树,总是坦荡正直,突然显得诡秘而不可捉摸。


早上看到数学课代表发的朋友圈,真的很心痛。不管他的机会是否正当,能力是否够格,这个时刻的绝望颓唐都是毁灭性的。所以我无法回复言君,我想起课代表在自己数学不及格的那次考试后,和我握了手,说:”加油。“

救赎不需要太多口舌,只要一个刹那,一个瞬间,为此,我无法保持沉默,发了长长的文字希望传达鼓励。我无法眼看着一个人真就这么放弃了。或许有人说他夸张了自己的悲戚,但我却可以与这种放大后的悲戚产生共情。

晚上看到他又发了朋友圈,真好,不管是谁,不管做了什么,都要好好的,都可以更好地走下去。他祝我前程似锦,其实不必苛求,前程无尽已是心满意足。


慢慢地,会不那么在意别人的眼光。慢慢地,会发现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总是被刺激和危险拉扯着,嘴里说着求安稳,心里念着悬崖峭壁。

不难过吗?是的,连羡慕都没有。光华、元培、法学,和历史、信息管理、艺术,孰优孰劣呢?如何评判呢?考虑未来没有错处,我却只想活在现在。竞争是残酷的,我却感觉不到残酷。自己失败了,我却感觉不到失败,想想也是有点可怕。

明晚要班级聚餐了,还有一堆事情。有点累了,自己也很颓唐。组织语言已经花去了全部力气。我开始怀疑纪伯伦说的,“既不比他人高,也不比他人低”。

果真如此吗?大概非如此不可吧。

评论
热度(4)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