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月贰拾贰日

2018年06月22日 21:43

正因即将到来的是漫漫长夜,才要在那之前绚烂到极致。

我踌躇惊惶许久,从三楼下到一楼如此反复着,才把信封递了出去。

我在整个体育场走来走去,都没有能够对言君说一句,希望你留下来等我。

我在图书馆的楼梯口给汤老师写纸条。见字如面。我真的太需要文字了。成为哑巴或许很痛苦,但失去双手无疑更加不能忍受。

我错过了初三的毕业典礼。没有人知道当时自己哭了多少次。无法行走足以逼疯当时的自己。好恨。满心怨怼。那一场毕业典礼,每一分钟都是折磨。我在台下坐着,惊慌失措,我尽量不在台上显得瘸脚,因为那是我唯一可以用自己的痛感换来的自尊。

我又出现在了校长的致辞里。今天我无动于衷地坐着,尽管内心抽搐不已。我真的很感谢这个校园,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比分数更能表达自己对它的爱。我想,将来我一定要为它做些什么。做一些远比高考有意义的事情,送给它,不留姓名。

匿名,是一切的要点。

到综合楼去接言君。很奇怪的表述,但确实如此。趟过深深的水洼,其实我的鞋子一点都没有浸湿。

我很庆幸有人一起走,有人听我说一些话。虽然努力找话题缓解尴尬本身就是尴尬的是,但一个人走在黝黑的校园里前方一片漆黑,一个人走在狂欢的夜里明天一片阴影,都是太过无法承受的事情了。

那样的时候,我会流泪的。母亲说她自己太感性了,看直播都想哭。我确实哭了。从头到脚都很难过。一半是自己的沉溺,另一半是人事的感慨。我走过操场,告诉自己不要怕。我和黑漆漆的图书馆告别,贴着玻璃门向里看,看见我全部的青春,看见过去它的样子和现在它的面容。我站在行政楼的三楼,窗外雨一直下。我看不清楚。走出门的时候,我再次重复,不要怕。这是我最靠近离别感觉的时刻。所有人都离我而去了,而且必将把你忘记,这是离别的不能承受之轻。

佘大师说,我们会记得你们。这一句直戳心窝了。会记得吗?即使如此,还是会记得吗?我不敢说出如此的内容,那太庸俗。

佘大师一直在鼓掌,我看见他和历史课上同样的闪光。他回答,会记得的。我突然想给他写信,告诉他我们对他的崇拜和尊敬,以及难以言表的感激。

下附朋友圈文:

用三句纪伯伦结束今天。

“爱不知其深,除非到了别离的时刻。”

这一天你发现,少了谁都不行,少了任何一个瞬间都不行,是这里的全部,它的过去和现在,它的人事与景物,决定了我们的存在。
这一天所有的记忆在同一时刻重叠着浮现,你看见岁月的刻刀改变着的是我们的样貌,而名为“实验”的刻刀塑造的是我们的灵魂。
Failure is not fatal。即使今日失败,也要去追那个高悬的号召。很多东西不经意间指引着我们在行走。
去设想走上另一条未经检验的道路,那条道路上我们因错过实验而错过彼此——这是一件太过可怕的事情。
无数个偶然成就我们,比“非如此不可”的使命更加动人。别离使经历成为故事,爱由此浮出水面。

“戴上冠冕的同时,被钉在十字架上。”

在初三和高三的毕业典礼,都被校长在致辞里cue到,是荣誉,也是无奈。在这一盛典的幕后,有无数钉在十字架上的工作者们。可能红毯的气球和签名版布置只有五分钟的吸引力,但却是一个上午的产物。可能有的节目令人哭笑不得,但却寄托了所有的愿望和期待。
为了它,死而无憾、无悔。
老师们都说这是完美的毕业典礼,但大家或许都感觉得到很多缺陷和差错,很多遗憾和未成的感慨。它的完美不在于结果,在于每个参与者共享的愿望。

学士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终于不能躲在一个单纯的城堡里自怜自哀了,代表着你或许必须作出更决绝而无奈的选择了。
是时候背起我们的十字架了。

“鹰不能带着巢,必须独自飞过太阳。”
在这之前的一切,可能都只是在教我们摆脱那座巢穴那个小窝。高考不是结束也不是开始。它或许只是一间旅店,你短暂地停留而后出发。它或许只是一个分隔符,为了划清一条界限。
但毕业不一样,它是一副蒙娜丽莎,在不同的情境下展现出不同意味的微笑。
此刻她告诉我,你要向前走了。必须。

希望暑假可以一起把给学校的礼物好好做完。
希望未来可以给实验带来分数之外的荣耀,且被其需要。

我们一起做了前人未做过的事情。
这大概是少年之力量吧。

2018.6.22

谢谢。所有。

评论
热度(11)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