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月贰拾壹日

姥姥,我该怎么办。所有人都在向前,只有我还在向后看。

真的有点慌乱有点迷茫。

写了两页字,读几页书。之前重新挖出心理学的大书想看看言君描述的幻听是怎么一回事,好像也想不出头绪,理解不能。

每一句对话的上空,都是阴影。

我深深的知道没有人能够帮我,我不应向任何人求助。

但是姥姥,你还是可以给我力量,给我巨大的力量,给我那些足以相信的东西。我必须想着你,才能够不爆炸。

和T聊天。很久没见了。发生很多事情,一起说一说,很愉快。

去了图书馆,没有人,汤老师不在。拍了几张照片,找到了黑塞的《玻璃球游戏》,放在膝盖上窝在沙发里看。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窗外雨沙沙地泄下来。我有点困。靠在右肩上睡着了。但我听见了自己的呼吸,有点像姥姥打呼噜的前奏。一个世纪过去了,我睁开眼,发现时间刚刚过了六分钟。我起来到桌子那边去,趴在胳膊上,再睁眼的时候,日光明亮得有些奇异,我回头看窗外,发现雨停了。等我走到楼梯的拐弯处,才看见,雨一直在下呢。

描图的仓鼠没有用上。但大家很努力地在克服困难了。很疯狂。搬出闲置已久的电脑下ai。很累。不过这让我忘记糟糕的语文选择题。真的很难。忘掉这些东西真的很难。我收好厨房,把内衣洗掉,做了两组运动。我知道为什么出分才可以解脱了。因为到那时没有人可以质疑我的话了,我说,我考得很糟糕。

我不明白。我必须做事情,想东西,才能够不去看那阴影。不明白自信心为什么会一点一点被磨碎掉。我已经完全不能承受父亲的话了,他总是说,我就是知道你做的很好。

好了。好了。不够平和,但尚可以快速冷静。cool down。我想游泳啊。好想游泳啊。我想好了明天早饭吃什么,午饭做什么,晚饭还没想好。我还不能去游泳呢。

姥姥,我很想向你求助了。但我知道我不能,也不会。

可是,我居然在对自己说“我不能”中,得到安慰。真是糟糕。

评论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