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月贰拾叁日

今天很高兴。

读了几页《少有人走的路》。作文讲座收获一般。不过给自己的自信充了电。

感冒了。鼻塞。嗓子着火。晚上言君打了QQ电话,把16年的作文规规矩矩地理清了。实在嗓子受不住就挂了。从来没有打过这么久的电话。一个多小时。

午饭时和W聊了作文!下午在走廊上很自然地向她吐槽了一句刚交卷,她也自然地问:现在还去吃饭吗?

天知道自己多开心。就像失恋后又重归于好的庆幸。破镜的裂缝犹在,不过没关系,我所求不多。如此甚好。

天空有人的轨迹。被风吹散成铺被的样子。

今天似乎回家后没做什么。但要早睡了。调整一下生物钟吧。

言君说我“莫名其妙地开心”。想到船的比喻就无法抑制地笑开了。在快乐这一点上,自己还真是一点自控力都没有。

评论
热度(2)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