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月贰拾肆日

龙姑娘讲了最后一次的思想高飞。很棒。记了不少。找机会写一写。

请了病假。高中以来真是越来越弱了。初中都没生过什么病的。现在生病可以回家,将来可就无家可归了。锻炼真是不够。若没有母亲,吃什么药大概也只是靠着模糊的印象。

昨天晚上睡得很糟糕。有种通宵未眠的感觉。看见n分之二之类的符号在奔跑,有激烈的和弦反复演奏,我似乎试图捂住耳朵,可惜没什么作用。

一睁眼是半夜。再睁眼是四点多。好像在什么边界上游移晃荡。大概那是发热的感觉。“脑子一热”,不清不楚都是幻觉。头疼。早上还好好的,上午就完败了。

胃很糟糕。昨晚裹着被子坐到一点。中午不敢吃香蕉。真抱歉浪费了X大老远拿的水果。

班主任又提起校长。我大概是习惯了被别人的期待捆住手脚,所以也就得体地微笑着答应。我没问题。你没问题。正常考试就好了。我的问题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所以只能由我自己剖开表皮诊断病因。

大家都要好好的啊。收到T的短信。你们都要比我好。

正巧翻到4月24日在笔记本上写下的话。

“你要比我活得更久。过得更快乐。”

“你一定可以比我更幸福,更幸运。”

“我用上了‘欣慰’这个词。”

想跳进水里。

评论
热度(3)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