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月贰拾贰日

时间一天天逼近。好像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

还是有点浮躁了。看书也是。为什么着急呢?不需要着急了啊。

今天得知了第八个博雅名额给了谁。是数学课代表。L说起的时候第一感觉不是愤怒或者不平,而是无力。一边跑着一边被无力感挤压。我以为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它用响亮的巴掌告诉我你是多么天真可笑。

这已经是和实力或者运气全无关系的结果了。更可怕的是大舅似乎做惯了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默许,你没有办法说话。

想起昨天读的梁遇春,“只有象牙塔才能做灯塔。”

今天读了毛姆写的作家轶事,读着司汤达和福楼拜大开眼界。面试之前尽量把文学回忆录和郑振铎的文学史刷完。很怕出尝试题,那自己可真是全无优势了。

作文还要练。做题太慢了。数列的讨论到现在还不清不楚忘记综上,越想越浮躁,于是读书,算圆锥曲线。

考前一定要把二模合集挑着刷完,16和15年的一模也有不少好题。课本上的证明模型要过一遍。

语文实词尽量去做吧。真的只能尽力去做了。做人真难。太多书要读。太多东西要学。太多事情想做。

午后大雨已至。大课间爬回五楼拿作业,言君正好走在后面。脑子里还是中午读的作家八卦。

在各种事情上,我还要更勇敢一点。

挺想找同桌和言君brainstorm准备作文的。好像自己特别依赖灵光一现的思路。需要特别活络的神经才行。

我想自己的感受力仍然年轻。雨点在窗牙上砸一下蹦一下,很可爱的舞步。汤老师总在周二下午出去两回,我猜是去游泳或者跑步。从缝隙里捕捉到办公室的布局,以前图书馆的旧桌子都还在,芦苇和竹筒枯黄了,老师的书法还是熟悉的那一幅。

我闻到姥姥膏药的气味,闻到以前自己喝的中药味,闻到熏艾草的气味。在潮湿的雨天,闻到过去和未来,闻到百年之前和百年之后。真奇妙。

评论
热度(9)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