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月贰拾壹日

本来添加的是very good的live版,想了想还是选择了这首花火。

遥远的夜空中焰火静静地爆裂,如同另一个时空中残存的回响。

言君如愿拿到了上海博雅的A+。恭喜了。也抱歉了。每一场胜利背后都是所有人的伤痕累累。每一个赢家背后都有败者在背负。这次又是谁替我承担了本该由我承担的那些呢?


抬头看天空,看见脖颈纤长的鸟儿踩在报告厅楼顶的边上,剪影是细窄的保龄球形状。我频频回头去看它,没有人看见它,它看见所有的我们和我们的所有。我真幸运,我看见了大家没有看见的鸟儿。

言君说他要写一支夜曲。

今天翻了两页梁遇春的杂文,无趣地搁下。纪德的《遣悲怀》着实不错,不过屡屡嗟叹中断了。

羽肿的纯音乐真不错。像在听故事。

今天专攻现代文一。

评论
热度(2)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