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月拾叁日

做数学做着做着就心生悲怆。

似乎一直强迫自己思考而成效甚微。

母亲节。

给母亲送了画。

两年前的画还在。

今天不想睡觉。稍微晚一点吧。

在做题中看见自己努力堆砌起来的进步。似乎这是存在的证据。

和W说了两句话就没有下文了。

没关系。没关系。哪怕所有朋友都消失了离开了也没有关系。因为走到尽头每个人都是独自一人。

Z把作文读得透彻。言君说起我们第一次奇怪的标点对话。

没关系。没关系。姥姥很好。姐姐很好。大家都还好。我觉得自己很不好。我希望自己能好一点。再好一点。

我还太幼稚。太闭塞。太怯懦。太不谙世事了。我喜欢谙这个字的形状和发音。但我摸不到它。我总要走出象牙塔。我希望那时候自己不要太狼狈。

对面二楼的房间空了。高中的两年里我看着小姑娘长大,看着她的灯一直亮到深夜。她们搬走了。我们不会再见到了。我记得以前一起玩过滑梯的事情。于是想起飞扬,想起哥哥,想起昨晚梦见的仙境。每个人都长出了翅膀,在群青的天空和紫罗兰色的空气中飞。萤火点燃了树洞。我不知道在那里面看见了谁。

我想要走。我想要走。

评论
热度(1)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