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月拾日

今天,算是发生了挺重要的事。

珺珺找我说,校荐给你了。我表示惊讶。她笑了,“你今天才知道啊。”

她说,你也不用愧疚,毕竟也是你自己的本事做出来的,很多学校根本不排月考排名,重大考试的排名你当属这个位子。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好好表现,用好成绩回报校长的器重。

言君问我为什么看上去一点都不开心。实话说,给李教授写完邮件的时候很开心,听校长说会帮我推荐的时候很开心,听汤老师说你肯定没问题的时候很开心,这个时候,相比之下,就没什么值得尤其高兴的了。

我知道,一次区一等于不存在。正如昆德拉说“活一次就等于没有活过”。一次就是没有。

然而两次却是全部。不可笑吗?

母亲被叫到学校,她转述校长的话,说我不功利,说我淡定。我的不淡定不理智只能是秘密。这样很好。我用自认卑劣的手段达到了意料之外的结果。我反复敲打自己,说你的目标没有改变,你是必须裸考过线的人。

如果我丢掉一分。如果按照等级考计算地理成绩,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大人们说人心异变,感情都是脆弱,小孩们知道排名也是一样,除非你是遥遥领先的永远第一,踩着黑眼圈和老茧一步步都像小美人鱼的双腿。

言君凌晨三点才睡觉。这时候愧疚无限膨胀,撑满枕头和被子,无比柔软。

现在我必须更努力,更用心。全力以赴地向自己证明我比他人更值得这一切。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想想那些跳舞的姑娘们,想想你的家人们,想想你爱的图书馆,想想你答应自己的胜利。

战斗吧。

评论(1)
热度(9)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