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月陆日

头疼了一下午。

中午和父母去吃花见。温泉蛋意外地不错。很久没有吃这么饱了。就像消费宣泄。

考完历史了,才觉得昨天大半天自欺欺人可以丢掉了。很遗憾也很不爽啊。弄半天自己还是好差好差。别人给的祝福都浪费掉了。别人给的自信都一碰即碎。兴奋和期待都没有用啊。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东西?

很感谢大家啊,但是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有信心?能不能希望和失望都不要给?

把纯音乐塞进耳朵。以前跳舞可以宣泄,画画可以宣泄,一直以来自己都需要借助什么东西把消极颓靡的东西一点点吞掉。

结果如何都不能影响考完试的丧气。舒舒服服放纵自己在这儿待一会儿,我还没有被打倒。我要定更高的目标,做更多的事情,在短短一个月里,在几次眨眼几番梦境就消磨殆尽的一个月里,我要一直走啊。

历史像刀伤一样痛。且从未结痂。无论对谁而言。

像仙人掌那样狂妄吧。野心勃勃。绝不罢休。

头疼啊头疼。

评论
热度(5)

© 拾谙的黎明 | Powered by LOFTER